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缺《德老爹》

    YY小说网 www.shuyy.com,最快更新虚假与罪恶与丑陋最新章节!

    这篇文会比较幽默,提前说下,这篇文是个冷笑话。

    ……

    清晨,初春的阳光和蔼的撒遍大地。

    但唯独这里,湿气就像怨气一样挥之不去。

    破旧的小区,楼房外墙也不知多久没有粉刷过了,斑驳的仿佛要腐烂一样。

    “应该就是这了吧?”朝习匡看了一眼这幢口袋绣成块的牌号,又对照了一下手中的纸片,这才确定的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宝马里下来了。

    他努力平复了一下着自己紧张的情绪,迈开了上楼的第一步。

    因为建筑久远,当年建造时技术有限,这小区的楼房只有四层高,朝习匡最终在四楼右边的大门前停下了脚步。

    【因您拖欠电费超过六个月,现电力公司通知您,我们将对您采取断电措施,请及时缴纳拖欠电费和滞纳金,恢复电力,谢谢配合】

    【因您拖欠水费超过六个月,现…】

    门上密密麻麻贴满了各种账单,朝习匡发现,不光是水电,还有高利贷的喷漆,抹在大门上的狗屎等等。

    门前放着几十个装满的垃圾袋,糠虫和苍蝇多的就像花季的蜜蜂一样,里面有几个垃圾袋里面都已经烂的长出了小蘑菇。

    朝习匡无奈的摇头叹息,拨了下西装领子,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噔噔噔。

    三声敲门,在寂静的楼道里显得有些刺耳。

    随着房间里人字拖特有的踢踏声越来越近,大门被以非常暴力的力量打开。

    里面,一个和朝习匡有三分相似的男人像老鼠一样探出了头。

    “你他妈谁啊?有什么屁事快说。”男人皱着眉头,很不耐烦,又有些警惕的打量着朝习匡。

    “呃…”

    朝习匡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支吾了会,这才鼓足勇气道:“那个…你好,我叫朝习匡,您是朝建国吧?”

    “是,有啥事?”

    “呃…是这样的,那个…我想,您可能是我爸爸。”

    朝习匡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开门见山地说道。

    果然,朝建国一听,眼神中划过一丝惊滞,转瞬即逝。

    他从头到脚看着衣冠楚楚的朝习匡好几遍后,这才敞开了门:“进来说吧。”

    “谢谢。”朝习匡一听,带着三分欣喜,七分紧张的情绪,跨进了腐臭的房间。

    男人仔细看了几眼过道,确定没人后才敢关门。

    进屋。

    屋子里弥漫着各种各样腐烂的味道。

    发霉的木质家具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玻璃茶几因为常年没有擦拭,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油质灰,上面堆着各种各样的报纸和空啤酒罐,边角还缺了一块。

    烟灰缸满的让人怀疑是要多巧妙的手法,才能塞下这么多烟头,想要再塞一个进去?平心而论,朝习匡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本事。

    至于沙发…破的看起来就像矮架子上堆了一块大海绵一样,几乎找不到皮在哪。

    “坐。”朝建国手一摆,好像没有家教似得反而自己抢先一步坐下。

    看着脏乱差都只能作为褒奖的一室户房间,朝习匡吞了口唾沫,努力使得自己平静下来。

    他小心翼翼的坐上沙发。

    然而刚坐下,朝建国就发话了。

    他漫不经心的点燃了一支烟,头都懒得侧过来,就用一只眼瞥着朝习匡。

    “听着小鬼,我不是你老爸,你找错人了。”

    “怎么会?”朝习匡努力使自己保持着微笑:“你一定是我老爸,我花了五年时间才找到你,又用了一年时间才确认,你肯定是我爸。”

    朝习匡很确定。

    两岁的时候,自己就被送进了孤儿院,后来十二岁那年,孤儿院院长因为贪污被抓了起来,孤儿院也因此倒闭。

    这几年好不容易混出了点名堂,朝习匡只是为了和父亲相认而已。

    “听着小子。”

    朝建国瞥了一眼朝习匡的模样,笑道:“我没什么财产,我自己活的就很累了,现在要多个儿子的话,你想烦死我吗?而且,你一定是认错了,我不是你爸,你走吧,OK?”

    “可是…”朝习匡有些激动的改变坐姿,面向父亲:“看看我们的脸,我们长的这么像,难道你和我爸还是重名?都叫朝建国?”

    “巧合而已,世上长得长的人多了去了,周结伦还和东尼小木长的一模一样呢,难道他们就是父子吗?懂了的话就走吧。”

    “那照片呢?”

    朝习匡连忙掏出照片,上面正是年轻时的朝建国抱着还是婴儿的自己。

    他指着照片,有些激动的说道:“这个不是你吗?”

    朝建国不以为然的瞄了一眼照片,嗤之以鼻的笑道:“小朋友,你仔细看看清楚,照片里这个人,你看,帅的一批,我呢,那么丑,我们哪里像了?而且,他头发是黑的,我头发是灰的,根本就是两个人嘛。”

    你头发灰是因为你都快五十了好不好,照片上的你才三十不到阿!

    望着朝建国仰头抽烟的模样。

    那样子,满满都是不耐烦和嫌弃。

    朝习匡失望了。

    他低下头,名为失落的情绪让咽喉都干的像沙漠一样。

    他苦涩的摇摇头,喃喃自语:“我努力了一辈子,成了一个作家,受万人追捧,拍了好几部电视剧,大家都说我是个成功人士,呵呵,我却连父亲都无法相认。”

    话很轻,但是在安静的房间里却清晰可闻。

    朝建国听闻,顿时手抖了一下。

    他的眼睛止不住的瞪大,他缓慢的转过头,一边看着朝习匡,一边默默的听他说下去。

    “呵,连老爸都没有,我要我那亿万身家有什么用?”

    朝习匡无意识的呢喃着,没有发现朝建国的脸皮开始有些颤抖。

    “豪宅,豪车,游艇,身份,地位,女人,我都不想要,我想要的只是父子相认而已,就这么难吗?”

    随着朝习匡的话一句句的出来,朝建国呼吸开始急促,甚至都忘了去弹那一寸长的烟灰。

    “唉,我多么希望我能好好的为我爸尽孝啊。”朝习匡无助的叹息着,最后,准备起身。

    然而屁股还没离开破沙发,朝建国一下就激动了。

    “等下!”他一把拦住朝习匡,判若两人般的一下握住朝习匡的手:“你……你的意思是,你是作家?很…很知名的那种?”

    这截然相反的态度让朝习匡有些懵逼。

    “是啊。”他呆呆的点了点头。

    朝建国接着问道:“拍了好几部电视剧,年收入好几百万的那种?”

    “呃…准确来说,是年收入近千万。”

    “近千万?!”

    这三个字让朝建国顿时感觉有些天旋地转。

    他连忙掐灭了烟头,左摇右摆的摸着自己谢顶的脑壳。

    “那啥,我们…我们长得这么像,对吧,体型又接近,你说你两岁进的孤儿院?真巧,我儿子也是被我两岁送进的孤儿院,那个…”

    有些凌乱的他说到这里,一拍膝盖:“没错,准没错,你是我儿子,你肯定是我儿子。”

    这一千八百度的态度大转变让朝习匡当场愣的像只鸡一样。

    “呃不是,你刚才不是说…”

    “这都二十五年了啊!儿子啊,我的亲儿啊,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啊?”

    没给朝习匡说话的机会,朝建国居然带着哭腔,一把抱住了他。

    “儿啊,没关系,以后爸爸不会离开你了,你真是爸爸的好儿子,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爸爸。”

    这算什么情况?

    这比狗脸变的还快的态度让朝习匡不由有些恶心。

    他挣扎着挣脱了朝建国带着恶劣体臭的拥抱,有些反感的说道:“那啥,你刚才不是…”

    “儿啊,为什么推开爸爸?你不要爸爸了吗?”

    完全没机会说话,朝建国又要扑上来。

    这下,朝习匡有了心理准备,一把推在了他的胸口,阻止了他的拥抱。

    “你听我说!!!”他嘶吼般的喊道。

    这一喊,总算让朝建国冷静下来。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朝习匡再也没有别的情绪,剩下的只有厌恶。

    “你听着,我刚进门的时候,你就直接否认了我是你儿子,我拿出种种证据,你就是不承认,甚至都不愿意往那方面想,你…”

    “我这不是…”

    “你闭嘴,听我说!”

    “呃…”

    “现在,你听到我是作家,年收入千万,一下态度就变成了这样,你这算什么?阿?你就这么认钱不认人?你让我还怎么认你?我读者要知道,我喵泥的老爸是你这种下三滥,我…”

    “等等等等等等……”

    前半句没什么问题,可朝习匡刚说到后半句,朝建国瞬间脸色拉了下来。

    他发现,朝建国看自己的眼睛逐渐瞪大,那是难以置信的眼神,更是带着愤怒的眼神。

    朝建国的眼睛,因为愤怒,瞪的像牛铃一样。

    “干…干嘛?”这眼神的转变太突然,让朝习匡不由有点心里发虚。

    朝建国吞了口唾沫,他指着朝习匡,仿佛有些不信的问:“你说…你…你的笔名是喵泥?写《选天记》的喵泥?”

    朝习匡一愣,顿时想到了什么,有些心虚的回答:“是…是啊,怎…怎么了?”

    然而让朝习匡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他妈的马上给老子滚出去!滚!!!”

    朝建国一声愤怒的咆哮,震的房间的玻璃窗都嘎嘎做响。

    ……………………

    《缺德老爹》完!

    多的不能解释,我怕某位手眼通天的大神派人暗杀我…哈哈,才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