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四二四二节:结局

    YY小说网 www.shuyy.com,最快更新后宫策最新章节!

    徐青鸾气得双眼冒火,又抽了几鞭子后,气得扔掉手中的鞭子,叉腰在殿中踱着步子。她厉声厉色地吼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如今江山都已移主,你们这些人都握在我的手掌之中,还跑得了他一个几岁的孩童吗?”

    说罢,对门口的侍卫一挥手,喊道:“端鸩酒来!”

    鸩是一种食蛇的猛禽,比鹰大,鸣声大而凄厉。其羽毛有剧毒,用它的羽毛在酒中浸一下,酒就成了鸩酒,毒性很大,几乎不可解救。

    此时众人都望着这杯端上来的鸩酒眼神发直,不知道徐青鸾接下来要做什么。

    徐青鸾冷笑一声,指着鸩酒说道:“这杯鸩酒恐怕大家都认得,只要将它喝下去,即刻肠穿肚烂绝无生还的可能。”说罢她又看了看季子衿继续道:“我给你三个选择,第一:你告诉我夜千鸿逃到哪里去了。第二:你亲手将这碗酒灌进夜未央的肚子。第三:你自己喝下去。”

    “你……”季子衿眼中燃起熊熊怒火,却依旧撑着让自己站了起来。

    “徐青鸾,你丧尽天良,你会有报应的。”慧妃不顾一切地在那边嘶声大喊。

    “报应?”徐青鸾回给她一个几乎可以吃人的目光,她用鼻子哼了一声道:“慧妃娘娘,还是想想你自己吧。恐怕我的报应还没到,你就已经香消玉殒了,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慧妃拢了拢头发,仰脸道:“想杀我你就过来,又何需在那里用毒酒为难暖妹妹。你这个恶魔,你不就是想杀人吗?好!我喝,那杯鸩酒由我来喝!”

    徐青鸾讥讽一笑。道:“慧妃娘娘别急,一个一个来。你就这么急着去阎王爷那里报道吗?待我收拾完季子衿,会轮到你的。而且这杯酒并不是为你准备的。”

    说罢。她转头看向季子衿,冷声道:“想好了吗?”

    “子衿……”夜未央惊恐地望着她。

    “暖妹妹……暖妃!”慧妃和太后也都看着起身向鸩酒走去的季子衿。满是惊恐之色。

    季子衿没有多做停留,她驻足在鸩酒面前,沉声说道:“我喝!”

    “不!”夜未央痛苦地叫了一声,就欲支撑着爬过来。却被一旁的侍卫顺势按倒在墙边,钳制于他一动不动。“子衿,不要喝,不要喝……”

    夜未央额头的青筋突突跳起。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时时注视着那碗酒,声嘶力竭地喊道:“不能喝,千万不能喝……”

    此刻的季子衿,不但没有了惊恐。反而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她转头对慧妃笑道:“姐姐,若你能活下去,子衿的三个孩子就托付给姐姐你帮我照顾了。”

    “妹妹……”慧妃早已泣不成声,她断断续续地哭道:“要不妹妹……妹妹就将千鸿的下落告诉她吧。反正千鸿那身子也是……也是熬不了多久了……”

    “不,不行,不能说!”一旁的太后赶紧阻止,虽然她也知道千鸿的身子坚持不了多久了,可是她一想到徐青鸾说那番削鼻子挖眼睛的话。就像挖去了她心尖上的肉一般疼,她实在不忍。

    季子衿摇了摇头道:“慧妃姐姐,太后说得对,不能说。和千鸿在一起的,不但有你的采星公主,我的千皓、千羽、千寻,还有婉妹妹的绯玉公主。若是他们被这个丧心病狂的杀人恶魔抓到,那几个孩子都会凶多吉少的。”

    “那,那怎么办?”慧妃抓狂一般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我喝!”季子衿说得很是坚定。

    “子衿!”夜未央倚在墙边,抬起他那只伤臂招了招手,轻声道:“拿来给朕喝,子衿要留下照顾我们的孩子。将来等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他们会为朕报仇的。”

    “不,我喝!”季子衿辩解道:“天下百姓不能没有皇上。皇上你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支持皇上的黎明百姓也要坚持下去。”说罢,她指了一指皇位上那个一边喝酒一边看热闹的夜未希,说道:“那个草包是不能为黎明百姓造福的,所以皇上一定要坚持下去,黎明百姓的幸福日子还在皇上您的肩上。”

    “什么?你说朕是草包!”已经微醉的夜未希当即抓过一只夜光杯,扬手砸向季子衿。

    季子衿躲过酒杯,伸手优雅地端起桌上的鸩酒,抛给夜未央一个迷人的微笑,柔声说道:“皇上,若有来生,咱们再做夫妻!”说罢她将酒碗端起一饮而尽。

    “子衿……”夜未央狰狞着面孔,挥着十指向这面抓来。但是他的话还没完全喊出口,季子衿的身子已经如棉花一般,软软地摊倒在地。

    而剩下的只是夜未央满目惊恐的大眼睛,和那喉咙处一起一伏的喉节,如将整个鸡蛋吞了进去。噎得他起起伏伏,却是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

    四年后。

    春暖花开,百花争艳。

    当木棉花在枝头绽出绿叶之际,大地也开始回归春天;很快御花园内的百花谁都不甘示弱,开始竞相开放,各自妖娆起来。

    此时,百花丛中的凉亭之内,更是人比花娇。季子衿正掏出帕子,细心地为千羽和千寻擦了擦刚刚因为淘气而涔出的汗水。

    千羽抬起头看着她,奶声奶气问道:“母妃,太子皇兄什么时候来?”

    季子衿笑道:“千皓在师傅那里背书,应该就快来了。”

    千寻在那边却“咦”了一声,转身朝凉亭下面跑去,边跑边喊道:“慧母妃、太子皇兄、采星姐姐……”

    季子衿一笑,也迎了出去。对千寻道:“千寻,怎么还叫慧母妃,慧娘娘现在是皇后了。你们要叫她母后才对。”

    几个孩子一笑,齐齐唤了声:“母后……”

    慧妃扯着帕子摆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妹妹瞧你,孩子们叫什么还不是一样,只要孩子们心里有我,我就是高兴的。”

    “那怎么行。”季子衿反驳道:“皇上是最重视礼孝的,而且孩子们还小,得从小教着。也不至于长大了难管。”说着她不由看了采星一眼,笑道:“怎么采星今儿又和太子一起去师傅那里学兵法了?敢情这是想当女将军呀?”

    采星小脸一扬,带着几分骄傲道:“暖母妃,孩儿不但要学兵法。还想请父皇恩准给孩儿请个习武的师傅,孩儿要像静安皇姑姑一样,文才武略样样皆通,到时候带兵打仗杀敌,保护父皇母后。还有暖母妃。”

    季子衿笑着抚了抚采星的小脑袋,赞道:“好孩子,真是有志气!”

    而采星因何对静安佩服得五体投地,还得从四年前说起。

    原来四年前的那场宫变,夜未央是提前便打探到了消息的。只是事情过于紧急。兵符又在徐征南手中,所以只好用了缓兵之计,连夜命秦非和高达分别一南一北调兵遣将,而冷木易则暗中带着夜未央在宫外训练的一支精税部队连夜围城,等待秦非与高达二人的大部队赶来会合,一并拿下徐征南的部队。

    所以夜未央只是在拖延时间,估计黎明时分,大部队就能赶到。

    果真,在季子衿喝下端鸩之后,大部队就冲了进来。而得知消息的静安公主,虽然已经是有孕之人,但依旧不顾危险提刀冲在前头,不但进宫斩杀了徐青鸾,还将坐在皇位上的夜未央斩掉了一只手臂。

    就在夜未希抱着手臂跪地求饶时,多年未出康宁宫的梅太妃冲了进来。

    原来夜未希并非皇后亲生,而是皇后身边的侍女,也就是如今的梅太妃所生。当时她和皇后几乎同时有孕,十个月的担惊受怕中终于将孩子产了下来,可是又怕皇后容不得这个皇子,于是她便急中生智将自己的孩子与皇后的孩子从中调换。

    不久,她的孩子果然被皇后毒死,而皇后到死也不知道她毒死的孩子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一直养在身边的夜未希却是梅妃所生。

    正是因为如此,在夜未希被流放漠北后,梅太妃才想方设法让柳如烟进宫,想利用她在宫中创造机会,迎夜未希回来。哪知柳如烟并非帮上什么忙人就疯了,而夜未希却歪打正着地和徐征南联手,但最终还是一败涂地。

    就在夜未希被秦非抹掉脖子的那一刻,梅太妃也挥刀自尽。临死的那一刻,她还死死握着夜未希的手,深情地叫了一声:“儿子!”这也是她这一生中第一次有机会叫他儿子。

    由此一来,夜未央等人不但铲除了徐征南父子这个心腹大患,更是明辨了朝中大臣的一干忠奸之人。

    只是夜未央伤得不轻,一只手臂差点就废了。

    而季子衿在放未央的千呼万唤中终于醒来。醒来后,她除了利用三个月的时间治愈身上的鞭伤外,唯一与以前不同的就是额间的梅花消失了。

    而自那之后,太后由于又惊又吓一病不起,五个月后便撒手人寰。弥留之际她曾亲口告诉夜未央,当年确实是她用计使夜未希联合国舅爷夺皇位,再用连环计将夜未希流放到漠北。

    太后闭上眼睛之前,她死死拉住夜未央的手说道:“若哀家当年不用计伤夜未希,若是等他当了皇上,那么我们母子绝无生路可言。万幸的是,你是一个好皇帝,母后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太后走后不久,夜千鸿和罗修恩也相继离开了人世。

    三皇子夜千皓理所当然地被立为了太子,而得到罗修恩死迅消息的罗月汐也在亿坤宫内自尽身亡。

    太后三年的孝丧过后,在季子衿的推举下慧妃封了皇后,执掌凤印,料理后宫事宜。由于慧妃宽厚待下,六宫同沐恩泽,所以宫中出现了鲜少的祥瑞之气。而季子衿也理所当然地封为了暖贵妃,并协同慧妃协理后宫事宜。元婉自然也晋封为婉妃。以及宫中仍然幸存的妃嫔们都相应晋了一级。

    然而,就算宫中仍然有数位妃嫔,但直到这一天,季子衿可谓是真真受到了独宠。

    似乎是一种习惯,一种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的习惯。每天晚上,夜未央都习惯性地向暖秀宫走去,仿佛只有那里才是他该歇息的地方,久而久之,别的女人在他眼中已经不存在了。

    这一日,西天卷着灿烂的晚霞,清风微微拂过,带着浓烈的夏日气息。

    夜未央在暖秀宫早早地用过晚饭,便捧着一本书,乖乖地倚在那里,等着他的贵妃哄两个调皮的儿子入睡后,再来陪他。

    左等右等,千羽和千寻终于睡了。

    他终于将那个娇小的身影搂进了怀中,却突然听到外面又传来了千寻的哭声:“母妃,母妃……”

    千寻边哭边喊,旁边还不时传来乳母的劝慰声。

    听见叫唤,犹自在夜未央怀中的季子衿,赶紧扯开他的手臂,掀被下床。

    “你要去哪?”夜未央一挥手将她拦住。

    季子衿焦急道:“寻儿哭了,定是又被羽儿欺负了,我去看看。”

    “不准!”他霸道的将她重新搂在怀中,带着一种如临圣旨的口吻道:“寻儿哭了自有乳母照看,就算你不管,也不会有事,今晚你哪都不许去,留下来陪朕!”

    她拉开他的大手,柔声道:“等我将寻儿哄睡了就来陪皇上。”

    夜未央见硬来不管用,马上换了一种战术。

    他撇了撇嘴,委屈道:“子衿,今日你就可怜可怜朕,别理那两个小家伙了,嗯?”

    感受到他强烈的渴望,季子衿张了张小嘴,想拒绝,可一看见他可怜的俊颜,不由得心一软,最后只能娇羞的点点头。

    得到她的允准,夜未央双眸一亮,再也压抑不了满腔欲火,瞬间昴扬,他一扑身,便要压上她馥软甜美的娇躯……

    “等等!”见他来势汹汹,季子衿连忙环住身子,出声叫唤。

    夜未央蓦地止住动作,一脸无奈的看着她。“又怎么了?”

    她干笑两声,用很轻、很柔,很怕他发火的语气,十分徐缓的说:“温柔点……别伤了我肚子里的孩子……”R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