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117章清瑶做,我们更不成体统的事都做了

    YY小说网 www.shuyy.com,最快更新将门农女最新章节!

    第二天。

    清瑶一行人早早的就出发了,本来预计只是她带着团团和颜离玥去,但是白初柔夫妻昨天才刚看到大胖孙子,哪里舍得还没有好好相处,就又让大孙子离开他们的视线呢!于是,白初柔夫妻去了。

    而千邂和叶子这两个家伙,自然也是紧紧跟随而去,准备随时找准机会,就让清瑶和离玥两人能闹掰,除去颜离玥这个最强的竞争对手。

    于是乎,本来预计三人去的,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大队人。

    吃过早膳,一行人刚走出院门,就看到依旧一身白衣胜雪的魏雪莲,身姿婀娜,神情凄苦的守候在大门之外。

    怎么又是这女人?昨儿个不是才被打击得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吗?

    清瑶诧异的先是看了一眼雪莲,随即又把目光投向身旁的离玥,只见离玥此刻看着这惹热怜爱至极,自称小妾的绝色美人儿之时,一双前一刻还挂着柔和温情微笑的眸子,瞬间就寒霜乍泄。

    雪莲自然看到了离玥的反应,心,顿时一痛,脸上浮现起怕怕的可怜委屈神情,随即勾起一抹虚弱至极的牵强微笑,冲众人附身行礼,并规规矩矩的真诚道歉起来。

    “爹,娘,宝哥哥,姐姐,对不起,昨天是雪莲失态了,在这里给你们陪个不是……。”

    雪莲的话一说完,场面顿时就一片诡异的寂静。

    清瑶嘴角勾起一抹慵懒的邪邪冷笑,这一朵伪白莲花,她昨儿个还觉得这莲花段数也就只仅限于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泼妇手段上之时,没想到,此刻,这一朵美丽的白莲花,却再次让她刮目相看了。

    此刻看来,这女人,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主。

    清瑶觉得,作为她自己看中的男人,被别的女人喜欢,追求,暗恋什么的,清瑶并不会把这怒意,牵扯发泄到离玥的身上,这说明什么,说明她这人有眼光,她看中的男人,是个抢手的香饽饽。

    尤其是向颜离玥这般,要家世有家世,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武功有武功,要论持久度,咳咳……。

    有点想歪了,清瑶轻咳两声,然后快速的赶跑脑子里那浮想联翩的少儿不宜的回忆。

    侧头瞄了一眼离玥,清瑶觉得,如此优秀的男人,若是没有被诸多女人喜欢,那么,只能说,要么那些女人是瞎子,要么离玥是个断袖。

    清瑶觉得,无论男女,被诸多异性喜欢,其实这并没有错,错的只是,你究竟要如何去应对,去处理。

    喜欢,就接受,不喜欢,就直言表明态度拒绝,清瑶最恨的,就是那种脚踏几条船,以及周旋在几个异性之间搞出懵懵懂懂,似是而非的暧昧关系。

    颜离玥,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颜鸿鹤和白初柔夫妻两个,看到雪莲后,第一时间,先是蹙眉,随即便是满眼的无奈。

    而千邂和叶子两个一正一邪的俊朗帅公子,此刻第一次看到这朵美丽,柔弱的白莲花,皆是轻飘飘飘的瞟了一眼后,随即便满眼幸灾乐祸的玩味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搅乱这一池水的女人。

    看着这女人望向离玥的视线,但凡只要不是个傻子,就都能看出,那直直火辣辣或深情,或哀怨,或欲诉还泣的看着离玥的视线,所意味着什么。

    正当众人均是陷入短暂的寂静之时,突然间,颜鸿鹤和白初柔手中牵着的团团,却突然将再次冒出了一句让众人为之嗤笑不已,让雪莲气得差点吐血三尺童言无忌的话语。

    “爷爷奶奶,这个漂亮的疯子姐姐,怎么今天又恢复正常了?昨天不是还叫嚷着要去死的吗?”团团歪着脑袋,很是好奇的询问着爷爷奶奶这个问题。

    顷刻间,在场的人,有的忍俊不禁,有的满头黑线,有的则是满眼的无语之色。

    团团虽然早熟,但是,毕竟在也才只有三岁的年龄和略比一般小孩子成熟的心智,可他在谷底生活了三年,从没有接触过外面的尔虞我诈的事情,自然就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昨儿个,团团看着雪莲先是一副仙女圣洁微笑模样,紧接着,又变换成了满脸的苦楚,再后来,直接就上升到了歇斯底里的疯狂呐喊,以及叫嚷着要死要活的冲出了人群,在小团团的心里,这样情绪极其不稳定的人,自然就被归类到了疯子这一类。

    听着这童言童语,白初柔夫妻真是有点哭笑不得。

    雪莲气得衣袖下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都快要钻进肉里面去了,不过,在看着眼前这个和宝哥哥小时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窘迫怒羞的眼眸里,顿时就飘过了一丝恍然,仿佛透过团团,看到了曾经十多年前的宝哥哥似的。

    一样的仙童般面容,一样的恶魔性格,一样的毒舌口没遮拦。

    团团顿时就被雪莲这先是愤怒,然后又似是而非望着他的诡异眼神,以及眼底浮现的追忆神情,给弄得头皮一阵发麻,生怕这个疯子,会猝不及防的冲上来伤害他。

    “奶奶,她好可怕……。”团团紧紧的拉着爷爷奶奶的大手,然后朝两人身边挪了挪。

    不是团团胆子变小了,而是团团很是喜欢有被爷爷奶奶宠溺,被关心,还可以依靠的感觉。

    “团团别怕啊!奶奶在这里呢!”白初柔赶紧蹲下身子,蹲在团团的面前紧紧楼包着团团,一双手更是在团团的后背上,轻轻的拍打安抚着。

    团团把小脑袋往白初柔的颈间蹭了蹭,侧头瞄了一眼雪莲后,便后飞快的收回了视线,一双小胳膊,更是紧紧的抱住白初柔的身子,这全心全意的依赖和信任,让白初柔心里都柔成了一团,同时,更是对雪莲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深深不满和埋怨。

    抬头瞥了一眼雪莲那好似魔怔了似的神情,别说是个孩子了,就连她这个成人看着,都觉得可怕呢!

    白初柔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团团交给了颜鸿鹤后,这才走到怔怔出神中的雪莲面前,拉着雪莲的手,发自肺腑的劝说了起来。

    “雪莲……。你是个好孩子,白姨也是看着你长大的,既然你和离玥有缘无分,而且离玥昨天也同你说明白了……。白姨是过来人,感情这事啊!真不能强求的,强拧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想必你也是懂的……。再说你的父母也是不赞同你一味的执着,回去吧!”白初柔说的还算隐晦,也算是给雪莲留了最后的颜面。

    雪莲的思绪,终于被拉回来后,望着白初柔这一张看似慈祥,实则对她残忍至极的神情以及说出的话语,顿时就做痛苦状,双眼含泪的冲白初柔摇了摇头,哽咽着低声喃喃痛苦自嘲诉说着。

    “回去?娘,雪莲已经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雪莲,怎么回不去,你爹娘会原谅你的,你可是你爹娘捧在手心的心肝宝贝。”

    “就算我爹娘原谅了我又能怎么样?我为了宝哥哥,都已经自降身份,愿意委身为妾了,这三年来,江湖之上,谁人不知道,你是我的娘,我是你们颜家的人……。如今,娘你让我回去,今后,我究竟要如何去面对天下人?如何……。”雪莲顿时就泣不成声的拉着白初柔的手,低声痛哭了起来。

    白初柔顿时就满脸的为难,然后把求救的目光看向自家夫君。

    其实此刻白初柔的心里,也是万般的委屈,憋屈,话说她们颜家,自从从儿子嘴里知道了那一次乌龙,亦或是早有阴谋的巧合瞧见了雪莲的身子这事后,在儿子表态,绝对不会迎娶或者纳雪莲为妾后,她们夫妻也就死心了,同时,也对很有可能是雪莲在背后算计儿子而暗自怒恼着,要不是看在两家人多年较好的份上,她们早就对雪莲不客气了。

    明明是雪莲自己擅作主张,对外宣称是颜家的妾室,明明她们也苦口婆心的劝说雪莲这么多次,可是,偏偏这性子执拗的雪莲就是不听,反而每每在公众场合之时,频频现身称呼她们夫妻两人为爹娘,明明都是雪莲自找的,现在却又把一切后果退给她们颜家,白初柔的这心里,怎么想,怎么都不痛快。

    颜鸿鹤冲白初柔摇了摇头,并用眼神瞄了瞄一旁的离玥,示意这事儿,还是得等离玥这个当时来解决。

    白初柔只得面色很是难堪的没有在发言。

    此刻,看戏终于看够了颜离玥,在觉察到清瑶并没有因为雪莲的出现而生半点气之时,心里边,就很是失落,清瑶丝毫都不生气,这说明什么?说明清瑶心里,一点都不在乎他?

    想到这一点,离玥就很是挫败,心情很是不爽。

    “魏雪莲,你现在哭诉没有退路,那是因为你自找的……。我早就表明了我的态度,你要怎么面对世人,那是你的事,今后别在出现我的面前,要不然,自取其辱就别去怨别人……。清瑶,我们走。”离玥看着拉着娘亲,哭成了泪人儿似的雪莲,眼眸里,没有半点的柔情,只有无尽的不耐烦和冷酷。

    离玥说完后,丝毫都没有理会好似遭遇了天大打击一般的雪莲,便拉着清瑶,然后示意爹娘离开。

    一旁两个本就等着看戏,等着雪莲这个搅事精来把离玥和清瑶这一趟水给搅浑后,想要趁机摸鱼的千邂和叶子,怎么可能会放过如此机会。

    看着离玥和清瑶作势要走,千邂顿时就开口为白莲花抱不平了。

    “我说颜离玥,你这心,也太狠了吧!这么美的一个大美人儿,美得都好似仙女似的,瞧瞧和你多匹配啊!都自降身份委身于你为妾了,此刻更是都哭个泪人儿了,你怎么都不知道怜惜怜惜,心痛心痛呢!怎么说,在世人的眼里,她可都是你颜离玥的——妾室呢!”

    最后妾室二字,说的尤为意味深长,引人深思。

    雪莲看着终于难得站出来一个为她说话,还欣赏她的俊俏男子,刚才备受打击的心,微微的缓和了一些,便冲千邂投射过去一抹感激涕零的眼神,这可把千邂给恶心得,只是碍于戏还没有演完,便强撑着同样回复给雪莲一抹浅浅的微笑。

    面对这兴风作浪,不安好心的千邂,离玥顿时唇角微勾:“我说过,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看你这如此紧张心痛的神情,你喜欢她就明说,别往我身上牵扯有的没的……。”

    不得不说,离玥也不是好揉捏的,直接就把这个清瑶身边,其中一个最有利的情敌给扣上了一个贪图美色,见异思迁的大帽子。

    算计离玥不成,反而还被离玥借此还击诬陷,脾气火爆的千邂,顿时就炸毛了。

    “颜离玥,老子可从不捡破鞋……。”千邂的这一句话,顿时就把雪莲炸得好似五雷轰顶了一般。

    清瑶顿时就被千邂这一句‘破鞋’二字,弄得无声的笑了。

    话说论这毒舌的功力,这看似暖男一枚的阳光俊美男,那毒舌的功力,可是相当厉害的,相当具有威力的,瞧把这一朵美丽的白莲花给惊吓得……。

    就在众人被这破鞋二字,弄得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之时,千邂却凑到清瑶的身前,脸上挂着一幅乖顺得好似讨人主人欢喜的哈巴狗似的:“清瑶,别听颜离玥胡说,我的心里,我的眼里,除了你,别的女人全都是……。”

    “停,千邂,你够了啊!玩笑别开过头了……。”不等千邂说完,就被清瑶脸色一沉,及时的打断了。

    这个混蛋,居然当着她儿子的面,还想再次拿她开刷,要是让儿子误会了,她和千邂真有什么,这让团团这么想?

    清瑶想到这里,便满眼厉色的狠狠警告瞪了千邂一眼。

    “我没开玩笑。”千邂被清瑶这冷眸一瞪,顿时就万般委屈的可怜兮兮看着清瑶替他自己分辨着。

    “还说。”

    千邂看清瑶真的有动怒的迹象了,于是只得委屈的瘪了瘪嘴,赌气的一扭头,住嘴了。

    看来,真要找个机会,单独跟这女人好好谈谈,他其实是真的,真的有那么一点喜欢她好不好,为什么她就是感觉不到呢?此刻的千邂心里这才万般的后悔,为什么以前和叶子两个,耍弄清瑶之时,什么招不好试,偏偏用喜欢她的这个损招去试,害得现在一说,清瑶都以为他们是在耍弄她。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千邂此刻这才深深的体会了这个中滋味。

    一旁的叶子,则是沉默着,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知道,此刻,说什么,都不可能对他们有任何益处的,还是少说少错为妙。

    咚——

    雪莲在千邂住嘴后,一瞬间,便跪在了白初柔的面前。

    “娘,宝哥哥,求你们别赶我走……。如今,莲儿是真的无处可去了,我知道宝哥哥心里只喜欢姐姐,我没有奢望过宝哥哥能真的分出心思在我的身上,现在,我只求能有个容身之处,让我后半辈子,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宝哥哥,求你看在我们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情谊份上,答应莲儿这个请求吧!”

    用男女之情感动不了颜家和离玥,雪莲便打起了小时候的亲情牌,苦情牌。

    颜离玥望着雪莲,残酷的一笑。

    “不行,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凭借你的身世,要找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算是你想要进皇宫去遮风避雨,那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所以,我颜家的屋子小,只容得下两个女主子,一个是我娘,另一个,就是我的妻子,夏清瑶,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颜离玥的这一句话中,尽是毫不掩饰的浓浓讥讽之色。

    懒得同这个死皮赖脸的女人继续说下去,离玥走到雪莲的身前,一把扯开雪莲拉拽着白初柔的双手,拥着娘亲,便朝着马车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回头冷冷的冲地上仰起头,满脸梨花带雨的雪莲冷笑着放话着。

    “人不自重,他人必贱之——魏雪莲,希望你听懂这一句话的意思……”

    魏雪莲的心,此刻已经痛得麻木了。

    “哎!雪莲,你这孩子,还是回家去吧!别在跟着我们了。”白初柔看着儿子如此不客气的对待雪莲,最后深深叹息一声后,冲雪莲最后劝说着。

    对于颜离玥对待这美丽白莲花如此绝情,清瑶还算是满意,毕竟,对别人残忍,总比对自己残忍的好。

    就是不知道,这看似柔弱,实则却如同小草般不屈不挠的白莲花,会不会就此打住,死了这条心,虽然清瑶自己喜欢看戏,但是,却不希望整天被这样的一只苍蝇似的女人,围绕在她和孩子的身边。

    在魏雪莲那备受打击,好似心死如灰般的绝望目光中,清瑶一行人,踏上了前往东乾国的旅程……

    ……

    两天后。

    还差半天的时间,清瑶一行人,就能到达东乾国的京城,在京城的郊外,众人下了马车,在一处客栈中准备吃了午饭就京城,谁知道,刚坐下一会,众人便又看到了那好似打不死的小强般精神的柔弱白莲花。

    团团坐在二楼的天字号包厢里面,从窗户处看着正走进大厅的雪莲,顿时一双浓眉的皱了起来。

    “娘,怎么这个疯子又跟来了?”

    离玥的目光,顿时就下示意的,再次不着痕迹的投向清瑶,这一路,那魏雪莲,就好似一个得了遗忘症的人似的,明明前一刻才对她又骂,又讽刺,又直接的拒绝了她,可是,眨眼间,最多不出一个时辰,她就又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频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如此厚脸皮的女人,离玥还是第一次遇到,离玥真有有种,很想把这麦芽糖似的女人,一脚给踢到天边去,有多远就踢多远,由此可见,这雪莲,都把一贯淡定的离玥,给逼到了什么地步,更能显示出,在离玥的心里,是多么的深恶痛绝的存在。

    清瑶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含笑慢声细语的对儿子解释了起来。

    “嗯……。娘这么跟你解释吧!其实你,疯子的世界,正常人,一般是猜不透,搞不懂的,所以,你今后也别为这个问题而纠结了,快再吃点饭菜,今天你可没吃什么东西……。”

    淡定柔和的笑容,轻声细语的语气中,从表情,从神态,丝毫都没有半点吃醋,亦或者是不悦的表现,清瑶越是淡定,离玥的心里,就越是如同猫爪在挠一般的难受。

    一方面害怕清瑶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另一方面,则是害怕清瑶动气后,却隐忍得很好不让他发现,说不定,这就是清瑶在考验他,要是他还不赶紧把雪莲这个女人给解决了,万一他给清瑶留下一个坏的影响,那可怎么是好。

    尤其是他到现在,都没能从清瑶和团团的空中,探出半点关于这三年她们母子隐身藏匿的地方,要是清瑶哪天一个彻底不高兴了,再来个不辞而别,他可不想再等三年,亦或者是一辈子……。

    越想越气,离玥便猛的起身,然后浑身气势汹汹的朝着楼下走去。

    “离玥,你这是要去哪?你饭都还没有吃完呢?”白初柔生怕离玥怒极之下,做出伤害雪莲的冲动事情来。

    虽然她们夫妻也很是反感雪莲这滚刀肉,死缠烂打的做派,但不管怎么说,雪莲都算是她们夫妻看着长大的,要是离玥真的把雪莲给怎么了,她可怎么去面对多年的闺中好友啊!

    “娘,你放心,我会有分寸的,你们先吃着吧!”离玥头也不回的冷声说着。

    “……。”白初柔没辙,只得无语以对。

    当离玥离开后,屋子里众人的目光,顿时就齐齐看向清瑶,话说这一路,面对雪莲如此热情,死缠烂打的攻势,为什么清瑶就丝毫都感到愤怒呢!

    话说一般除了这事,都是作为妻子的去解决并除掉争抢丈夫的威胁者,可这事放在清瑶和离玥身上,却显得尤为诡异。

    当妻子的在一边冷眼旁边,丝毫都不为所动。

    而当丈夫的,面对这主动送上门,委身为妾的美妾,却宛如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洪水猛兽,亦或者是深恶痛绝厌恶至极的东西。

    简直就太不符合常理了……。

    “大家都看着我干嘛?快吃啊!再不吃,这饭菜都要凉了……。”清瑶一边给儿子挑菜,一边头也不太,假装没有看懂这些人看向她的玩味审视目光。

    看着清瑶装傻充愣,白初柔憋了这好几天,终于憋不住了。

    “清瑶,你,你就真的,真的一点都不生气吗?”

    清瑶好似被这个问题,弄得很是莫名其妙:“生气?为什么我要生气?被人纠缠,被人喜欢的受害者又不是我……。再说了,这是离玥和那女人两人自己的事,自己的事,当然就得他们自己解决,尤其是是感情的事,旁人急,也是急不来的……”

    只是,最后那一句话,怎么听,怎么都隐藏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众人齐齐无语仰头望着屋顶,满头的黑线。

    而楼下,看着离玥来势汹汹,雪莲顿时就变成一副乖乖女,娉婷玉立的乖巧从椅子上站立起来,冲着离玥露出一抹极其温柔娴熟的笑容。

    “相公。”

    这一身相公,可把满大厅的纨绔子弟那满满的心,蹂躏得粉碎。

    “如此堪称仙子般的绝色佳人,为什么却早有所属了……。”一个典型纨绔子弟装扮的公子哥,顿时就被惊吓的捶胸摇头低声喃喃伤心的自语了起来。

    “我姓颜,可别在叫错了,还有,别在跟着我们,别在缠着我……。要不然,别怪我不顾你我两家多年的交情,彻底的撕破你仅剩的脸面……。”离玥无比正色的冷冷盯着满脸受伤痛苦的雪莲。

    “相公……”

    “滚。”

    雪莲被这一声绝情的冷冷‘滚’字,伤得心,已经好似感觉不到痛的知觉了。

    垂下眼眸,无声落泪之时,那眼眸里却一闪而过,迸射出了骇人的滔天仇恨光芒,而当她再次抬起头来之时,却又再次恢复到了衣服伤心欲绝的可怜模样。

    “宝哥哥,路,可不是你家的,我想去哪儿,你是我的事,凭什么你就此认定,我是跟在你的身后,是缠着你的……。”故作坚强的勾出一抹含泪的微笑,还击了起来。

    果然,雪莲此话一处,大厅里,顿时就响起了一大片为美女撑腰的正义之士。

    “就是啊!你是谁啊?凭什么不准别人跟在你身后走?”

    “仙女,别哭,我们帮你出气。”

    “哼,你以为你是谁啊?这可是东乾皇帝的领地,你如此嚣张,真以为你的皇帝啊?”

    好几个猪哥,猥琐,亦或者一副读书人装扮的贵公子们,贫家书生们,齐齐出声安慰这美得出尘的受伤仙子。

    “……。”冷冷的瞥了众人一眼,以及雪莲一眼,离玥便冷笑一声,随即转身离开,丝毫都没有这些鼠小之辈放进眼里。

    本来还想让家丁小厮们出马,痛扁一顿给仙女出出气,卖卖好,谁知道,被离玥这如同看死人般的冰冷眼神一盯,顿时就吓得一个个好半响,都没能回过神来。

    雪莲看着离玥那决绝离开的背影,心里对离玥最后的那一丝爱怜,也转换成了无尽的怨毒滔天之恨……。

    ……

    傍晚时分,清瑶等人,终于抵达了京城。

    当清瑶踏进京城的那一刻,便被好几路人马给暗中盯上了,清瑶知道,这里面,必定少不了东乾皇室的人,在她带着团团隐居在‘无归崖’底之时,她可是暗中探查到,这些人,居然还在试图前往西玉,去搜寻她们一家的下落,试图找回他们想要的东西,只是,那东西,重生的前世至死,也不知道,究竟东乾皇室,以及郑志杰父子,还有方流云这个下一任的准皇帝,究竟寻找的是什么?

    而从离玥的口中清瑶也得知了,在她离开的这三年,东乾皇室的人,郑太傅的人,均是把手伸到了西玉,不过,最后都被离玥给弄得有去无回,虽然即便是如此,清瑶相信,东乾皇室以及郑太傅,绝对不会就此轻易放弃罢手的。

    边走边想,不知不觉,很快,就到欧阳请贴上,留下的地址街道前。

    收到通报人说清瑶已经进城了,灵珊便和欧阳在大门外,开始等候着,终于,当看清瑶拉着团团走来之时,顿时就激动的高声喊叫,并冲清瑶挥了挥手。

    “清瑶,我在这里,这里……”

    “好了,看吧你给激动的。”欧阳看着妻子在这里被太阳热的满头是汗,很是心痛,一把拉住乱蹦乱跳的灵珊,赶紧掏出手绢给灵珊擦拭额头上的汗滴。

    看着越走越近的清瑶母子,以及颜离玥一大家子,还有另外两个从来都不认识俊朗男子,灵珊对上这么多人直直注视她的眼神,顿时就脸颊一红。

    “我,我自己来吧!”灵珊作势就要去强欧阳手中的手帕,可惜,却被欧阳给手快的避开了。

    “别动,要是你来擦,可别把妆容给擦花了,到时候,变成一幅花脸猫,被客人笑你可不要懒我……。”一把捏住灵珊那不老实乱动的手,语气听似淡淡,但实则,却是饱含了无尽神情和宠溺。

    灵珊娇嗲的瞪了欧阳一眼,随即便脸红红的任由欧阳帮她擦拭脸上的汗滴。

    心里,真是甜蜜得好似喝下了好几罐子的蜜糖似的。

    看着清瑶满眼羡慕祝福的望着她,灵珊心里对清瑶很是感激,若不是清瑶,她怎么会遇到欧阳,然后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同欧阳结成夫妻,更没有想到,她居然有一天,会真的得到欧阳的全心全意的爱,还更是为她筹备并补办一场豪华的婚礼,让她当光明正大的能幸福和他生活在一起。

    “这小两口,可真是恩爱啊!”白初柔看着灵珊和欧阳,顿时就忍不住感慨了起来,同时,还用目光瞄了瞄清瑶和离玥,你眼眸里的意味,不言而喻。

    待清瑶等人走近之时,欧阳终于擦拭完了灵珊脸颊上的汗滴,转而对清瑶和团团敞开了怀抱,清瑶拉着团团,顿时就朝欧阳大步奔了过去。

    “清瑶,团团,真是辛苦你们跑这一趟了。”欧阳直接无视掉曾经害得清瑶母子在那么严酷的环境下,避走无归崖那如此恐怖地方藏身的颜家人。

    不欢迎的姿态,不用言表,颜家人就都能感受得到。

    当清瑶越来越接近欧阳之时,突然间,清瑶的身子,便被身后一股超大的吸力,给吸了回去,然后跌倒在离玥的怀里。

    “欧阳叔叔,灵珊姨姨,团团可想你们了?”团团在回头看到娘亲是被爹爹抱住后,顿时就放松了下来,转而一把搂抱住欧阳的脖子,然后三两下的利索爬到欧阳的颈间,直接骑到离玥的脖子上,激动的搓揉着欧阳的脸颊。

    这可是他们在谷底,最经常玩的游戏。

    灵珊则是温柔很是小女人的站在欧阳的身边,同团团一左一右的揉捏着欧阳的脸颊,三人嬉笑打闹成一团,欧阳那被揉捏成一条细缝的眼眸,却看似随意,实则仔细关注着抱成一团的离玥和清瑶两人。

    颜离玥看着自己儿子居然对欧阳如此亲昵,刚才清瑶还想要扑进这欧阳的怀抱,心里这么想,怎么都堵得难受。

    “你干什么?”清瑶顿时就冲离玥很是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冷声质问道。

    “干什么?光天化日的,你当着我这个准相公的面,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难道你就不顾及顾及我的感受?不顾及一下你好姐妹灵珊的感受?”离玥死死的抱住清瑶,使其不能挣脱出去,并把嘴凑近清瑶的耳边,很是暧昧的低声细语着。

    离玥呼吸喷洒出去的热气,呼打在清瑶的耳根敏感位置,顿时就禁不住心里一颤,又羞又怒的红了脸颊。

    “胡说什么呀!团团才是冲欧阳去的,我是冲灵珊去的,你眼睛究竟是怎么长的?”

    “……”离玥顿时无语,满脸的尴尬,不过,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狠狠的瞪了离玥一眼,清瑶这才继续挣扎两下:“还不放开,你也说这是大庭广众之下的,你这么抱着我才,成何体统?”

    清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反击着。

    清瑶的话,不仅没有换来离玥的放手,反而她这脸红红且凶巴巴的神情,在离玥看来,却好似故作凶悍的小猫咪似的可爱,侧头继续在清瑶的耳边,暧昧的低语了起来:“更加不成体统的事我们都做了,抱抱算什么……。别人要说,随他们说去,那些人的心态,就是你说的那种‘羡慕嫉妒恨,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你说呢?”

    “咳咳……”耳尖的白初柔夫妻两个,顿时就被曾经心止如水好似和尚般清心寡欲的儿子这话,惊得被呛住了。

    余光察觉到白初柔夫妻那投射过来的暧昧,惊愕眼神,清瑶饶是一贯自认为脸皮厚的脸,都快无处放了。

    这如此直白,如此暧昧,如此富有挑豆的话语,瞬间就换来了清瑶最最厉害的两指神功,放到离玥的腰间一拧,顿时,离玥的那张谪仙般却挂着痞子般微笑的离玥,五官就痛苦了皱成一团,嘶嘶倒抽一口气。

    “今后再在这么多人面前口没遮拦,仔细你的皮……。”清瑶一把推开离玥,恶狠狠的冲离玥警告着。

    “是,娘子的教诲,为夫一定遵从……。”今后的这些悄悄话,一定放在没有外人之时,再来同你说,离玥在抓住清瑶话语里的漏洞,在脑子里飞快的补充着。

    清瑶虽然没有听到离玥这脑海里补充的话语,但是,却从离玥这意味深长的奸诈眼神里,看到了这外仙内猥琐家伙脑海里的想法。再次狠狠瞪了离玥这斯文痞子一眼后,清瑶这才把目光投射到欧阳灵珊和团团的身上。

    察觉到欧阳和灵珊看向颜家人时眼眸中的敌意,清瑶便赶紧站出来表态。

    “欧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想必你们都认识,颜伯伯和白伯母听说你们补办婚事,便过来一起祝贺你们,这两位,左边的是千邂,右边的是叶子。”

    听到清瑶介绍完,欧阳和灵珊的眼神闪了闪,随即这才开始面带客气的微笑,招呼起颜鸿鹤夫妻,以及清瑶这曾经闻名却没有见过面的两个‘血刃门’的传奇年青人物。

    “颜伯伯,白伯母好,你们能来替小生道喜,真是倍感荣幸。”

    “哪里哪里……。”颜鸿鹤是长辈,便只是冲欧阳挥了挥手客气的笑着应对。

    “千邂兄,叶子兄,在下欧阳卿,早就从清瑶的口中,听过你们两位的大名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幸会幸会……。”

    “欧阳兄客气了。”

    千邂和叶子,也是冲欧阳抱拳行礼,不过,在在心里对欧阳和清瑶的亲昵关系,很是感到吃醋不已,就连他们两个的事儿,清瑶都对欧阳卿说,看来,这两人的关系,果然交情匪浅,再想想他们两个,同清瑶相处了正正两年,也没有从清瑶这女人的口中,得到半点关于清瑶孩子,以及交友关系的信息,这人比人,真真是比死人……。

    叶子和千邂,心里暗地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啊!

    不过面上两人却不显。

    ……

    第三天。

    一场震惊整个东乾京城的盛大婚礼,终于举行了。

    迎娶新娘的花轿,那叫一个豪华啊!抬轿子人,更是整整八个人,真真是应了‘八抬花轿’这四个字,前来参加婚宴的人,基本上朝中大臣,全都去了,就连太子,也都前来了捧场了,只因为,今日成亲自然,乃世子最最交好的发小外加有着血缘关系的表弟。

    更重要的是,这新郎官,可是‘舒舒香皂’的创办人之一,这‘舒舒香皂’一块,便最少二十两银子的收入,外加这独家才有的货源销售,可算得上是东乾国,最最年轻,排名前三的大富豪,谁人不想巴结巴结,于是,生意场上的,官场上的,都想要前来,但是,想要参加婚礼,想要送礼,那也得看对方给不给你发邀请贴在,这邀请帖,可是整整的一帖难求,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混进来的。

    世人听说这新郎迎娶的新娘,居然是‘巫毒门’的掌门之女,那些暗地里,想要找茬添堵,亦或者是想要以妾室之身傍上欧阳的人家,全都在在心里好好的掂量掂量才行。

    当新郎终于把新娘子迎进院子,朝着行礼的屋子准备拜天地之时,突然间,院子里的屋顶之上,却冒出来了无数手拿明显淬了毒众多兵器的黑衣人。

    “啊!有,有刺客……。”

    清瑶离玥等人顿时心中一紧,严阵以待……。

    ------题外话------

    推荐桦的完结文文:《弃妇之一胎三宝》穿越古代内容介绍:

    异能杀手重生到古代,嫁错人,莫名怀了孕,更是成了下堂妇。

    三孩子落地,当娘的傻眼了。

    老大:红发碧眼,脾气火爆,武功最好,最是财迷。

    老二:俊似仙童,睿智沉稳,超级腹黑,精于谋略。

    老三:清秀可人,痴迷于炼制各种怪癖毒药,手段狠辣。

    她的身世,让她卷入夺位的纷争中,于是,她带着孩子们踏上了对抗之路。

    片段:

    冷酷俊美的新任皇帝,第N次问道:

    “女人,孩子都给朕生了,不进宫为后,还想怎样……”

    “可,可三个孩子又不全都是你的种……”轻浅弱弱的回道。

    “……”冷酷男脸色不知转换了多少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