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百一十八章 大结局,致命结一击

    YY小说网 www.shuyy.com,最快更新左少的心尖宠儿最新章节!

    </br>

    苏妍儿无奈,泪水在眼眶里被自己逼退下去,这么晚了,南郊区这边没有好的酒店,双腿麻木,她却一步步的按照南星说的,走到衣柜里,看见一床粉色的羽绒被,将之取出来,去外面的客厅。热门

    见苏妍儿那转身离开的落寞背影,一直到在门框里只剩一截雪白的小腿。

    苏妍儿转身的身影沉郁落寞,而南星的脸色郁郁。

    有些难过,南星逼着自己冷冷转头而不要去看。

    心里因为厌恶苏妍儿的欺骗,也厌恶她居然是心机如此重的一个心机女。

    而且,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搭上左奕臣这种大款的,心里想想,也多少有点不服气。

    可是,十几年的友情情谊又让她觉得不忍和难过,但是想想呢,管他的,此刻的愤怒大过其他,自己这口气没消下去,说什么都不行。

    苏妍儿抱着那卷绒丝被,腿迈向沙发时已经分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冰冷的,无奈的,难过的。

    既然无法解释也就不解释。

    慢慢整理自己放在腿上的被子。

    管他,她从来都是这样一路大风大浪承受过来的,对于挫折,她以及习以为常。

    失去,她的身边仿佛都只有失去,既然已经成习惯,何必还要奢望。

    压压自己搭在身上的被子,苏妍儿闭眼睡过去。

    天一亮,苏妍儿从睡梦中醒来,自己去了南星家二楼的洗手间,准备洗漱,南星爸爸可能一早就起来劳作了,而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的乒乒乓乓的声音。

    苏妍儿先起来,已经洗漱好了,见南星也接着起来了。

    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在卫生间里相互看了一眼却又都没说话,南星的眼神里还带着些许疏离,苏妍儿知道,南星还在生她的气。

    都不说话,只一前一后的下楼梯。

    南星妈在下面听见楼梯上有动静,在下面吆喝“南星,快点起床了,上班了,给你准备了南瓜包子和稀饭——!”

    结果,一抬头,却看见首先出现在视线里的是苏妍儿的脸庞。

    南星妈妈脸上有一道惊讶,这道惊讶立马转换成了热情“啊,原来妍儿昨晚也在这里啊,昨晚你们几点回来的,这么晚,辛亏我的这饭煮的多——!”

    “伯母,谢谢你,我先不吃了,我要赶公交,上班,时间来不及了——!”

    苏妍儿语气淡淡的先打断,现在跟南星闹成这样,还在他们家吃饭,多尴尬。

    苏妍儿说完,埋着头快步的下楼梯,然后从南星妈妈身边插过。

    “哎——”南母一时间感觉这气氛不对,这一大早是怎么了,这两个不是从小玩到大么,从来也没见过粗脖子红脸过,今早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南母一脸惊诧,觉得奇怪,那声音刚绕了个弯,又见南星立马从后面跟上,也是一张黑脸。

    “妈,我也不吃早饭了,你自己吃吧——!”

    说着,也急匆匆的直走到门口,取下每日挂在门口架子上的工作包,见苏妍儿已经冲出门去,自己也慌忙的换鞋。

    其实南星已经有些后悔了。

    昨晚给苏妍儿那么大的难堪也够了,今早还给她摆脸色,毕竟几十年的朋友,其实,苏妍儿是什么样的人,多少心里还是有底的,这件事儿,也怪自己,说白了,还是女人的嫉妒心在作祟,嫉妒她偷偷摸摸就结交上了那么大的人物。

    南星本来是想快步出门去赶上苏妍儿的,想跟她为昨晚的事儿说对不起。

    但是一出门,却看见走远的苏妍儿身边又多了一个身影。

    就算是背对着,南星也可以认出那个身影就是刘荣,因为太熟悉了。

    南星眼看着刘荣拉着苏妍儿的手拐进一条巷子里。

    有些奇怪,这么大早刘荣来找苏妍儿干什么,苏妍儿可是很不待见刘家的人啊。

    而且走路时那急急匆匆的模样。

    想着想着,好奇心让南星还是一步步的跟了上去。

    只是,偷窥别人总是不好的,南星蹑手蹑脚。

    只是走到拐角处,脑袋还没有伸出去,便听见刘荣那粗噶的声音

    “妍儿,你不是认识那个左家大少爷,上次我叫你个刘斌在左氏找的活儿如何了——!”

    又是左氏?!本来想原谅苏妍儿的南星,只听见这几个字就闷闷的走开了。

    现在苏妍儿成了香饽饽了,人人都知道左氏豪门,普通人家哪里能触及这样的豪门。

    苏妍儿一下子成了香饽饽,以后就不用再需要南星,南星这种普通的人怎么还有资格和她做朋友。

    南星走着去上班朝另外一个方向的路,低着头,边走边想着。

    当初南明就是发现了,也选择跟她绝交了不是么,自己这样的选择也没有错不是么,南星就这样安慰自己心中的那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内疚和不安,只能一个劲的劝解自己,现在的苏妍儿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单纯的苏妍儿,她变了,变的利用自己的美色而攀附权贵,宁愿去做有钱人的情人,也不愿安安分分的过寻常人家的日子。

    苏妍儿的心变大了。不是自己不仁,而是她不喜欢现在的苏妍儿。

    既然这是她选择的路,那么她也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不是么。

    嗯嗯,自己这样对她是没有错的。

    南星就这样安慰着自己去上班。

    明天就是周末,可以借这个时间出去,好好玩玩,调节一下自己的心情。

    再不要让心情被这些事儿所扰。

    ‘嘟—嘟——,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电话里传出来的自动回复声,南星用力的甩着手机,口中不停的嘟嚷,

    “什么嘛,真的就那么生气了,难道真的是有了富豪男友,连朋友都不认了。”

    其实,前天,她也是一下子气上投来,其实,昨天想了一天,最后觉得这样对苏妍儿还是太残忍了。

    毕竟那么多年的朋友,苏妍儿是什么样的为人心里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她以为这样闹闹脾气,情绪,后面打个电话,等自己的气消了,也就和好了嘛。

    却不想,妍儿倒是真不接她的电话了。

    她承认,当时知道她跟左奕臣这样的大人物有牵连的时候自己真的有不爽,但是,现在已经释怀了嘛。

    她已经不生她的气了。

    可是偏偏苏妍儿硬就是不接她电话了

    “南星,你在干嘛,这烤肉已经熟了,你还不过来吃——!”

    公司的同事唐景然,拿着一串烤好的肉,跟同事打笑着,嘻嘻哈哈给南星拿过来。

    这周末,本来就计划好了公司都出来聚餐,可是,唐景然发现南星却总在一旁发愣。

    南明见南星的模样,也时时朝这边看了看,自己低着头也拿一串烤肉在自己考,却总是一直在关注着南星。

    算了,南星看那不停闪动的屏幕却没有人接,终于也放弃了,先吃烤肉了。

    星期一,联系不到苏妍儿,这天,南星上午转了几趟公交,然后来到左氏大厦的前。

    而左奕臣办公室的电话,突然想起。

    正在工作中的左奕臣听见这电话响,不禁英眉皱起,有些不爽

    “喂——!”

    电话里轻柔客气的声音

    “总经理,下面有一个叫南星的女孩一个劲的央求说有特别的事儿找您,她说她是妍儿小姐的朋友,而下面的人也因为听她说是妍儿小姐的朋友所以特转了电话进来,让我来请示您,如果你不方便,我会帮你推掉——!”

    已经如此之久,门口的保安,秘书,都心照不宣的知道左奕臣对苏妍儿的优待,只有苏妍儿可以不用通行证可以随意进出总经理的办公室,这就是一个多么大的优待,别人不可能有。

    “我很闲吗,上班接这种电话进来——!”

    被打扰的左奕臣明显语气不太好。

    “那好的,我立刻帮你推掉——!”

    “等等——”忽然,电话这头的男人又忽的制止,沉吟了下“你叫她就在大门口等着,等下我亲自下去见她——!”

    电话那头因为惊愕差不多半秒没发出声音,后面,简洁的回复了一个字‘好’

    过了十来分钟,南星就在下面大门外来来回回的等。

    后面,才有一个穿着西装,身材挺拔,脸庞英气的年轻人从台阶上阔步的走下来。

    隔着距离,阳光晒的人睁不开眼。

    但是,南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么超然的人物,以前只是在屏幕上才能看到。

    但是他本人比屏幕上更有魅力,更迷人,如果不是一个劲的脑袋里催着自己别犯花痴,南星估计早就拜倒在此男人的西装裤下面了。

    她是一个色女,一点都不被冤枉的色女,喜欢看帅哥。( )

    这种帅哥跟妍儿,不得不说,妍儿的命真大挺好的…

    “你找我——!”

    保安开了门,男人从里面出来,看见南星,第一眼对此女人有了印象,他一直都知道苏妍儿有个好朋友,但是从来没有正眼看过。

    说这句话的时候,左奕臣的声音有点冷。

    “呃。”不知道怎么的,一直看他那样走出来,本来都不紧张的,一开口,自己却没由来的紧张了。

    “跟妍儿说,对不起,请她不要生我的气,她不接我电话,我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工作,所以,我只能来找您了——!”

    “苏妍儿?!”左奕臣浓眉内敛,眉心拧起,眼尾挑起,抽了口凉气“苏妍儿这两天不是在你家么,我打她的电话一直在关机——!”

    “什么——!”南星一声惊呼,眼睁的老大,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左奕臣,半晌,声音仿佛有点颤抖“可是,她星期五早上就走了啊——!”

    左奕臣的脸色忽的大变,明明是晴朗的天,南星只觉得整个天色都突然的一暗

    左奕臣的脸上突然出现的那种慌乱,这不是一般情况下能有的。

    一个在商场上操纵多年的商业巨子,不可能还学不会收敛情绪,但是那一刻,左奕臣的脸色真的变了。

    南星自己也忽的慌了起来。

    明明就是星期五走的啊。今天已经星期一了,已经隔了两天了。

    难道苏妍儿没有跟左奕臣联系,她回去哪儿了呢。

    “喂,廖封,妍儿今天有没有去上班。没有?!。现在都没有来人么?,噢,我知道了——!”

    “星期五就没有人了,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突然,放了手机的左奕臣,脸色狰狞,冲着南星大声嚷了一声。

    “是没有人么,妍儿没有去上班么——!”

    说着,南星的声音也有些抖。

    左奕臣再不说话,转身就朝着大厦底下的车库飞快跑去。

    “喂,林枫,你多派几个兄弟,到处去找找,嗯嗯,找警察人口失踪案——!”

    左奕臣一边急急的到处打电话,一边冲向车库。

    当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古斯特缓缓驶出公司门口的减速线,左奕臣看在站在门口马路边的南星。

    “你最后看见苏妍儿是什么时候,跟什么人在一起——!”

    南星站在原地略一偏头,回忆

    “哦,是苏妍儿的娘——!”

    “苏妍儿的娘早就死了,哪里来的娘——!”

    左奕臣闷闷的接了一句。

    “是苏妍儿的养娘。”南星立马纠正道

    “上车——!”左奕臣不耐烦的道

    养娘,养娘,左奕臣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只要是涉及到这个养娘。他就觉得一定会出事儿…

    “怎么,都关了两天了,她还是不同意么——!”

    在江安市的郊区,刘家的老宅,储藏粮食的地窖里,苏妍儿被关在这里两天两夜,水米不进,整个人都虚脱了。

    “她。她不开口——!”

    一在旁边守着的刘斌急的直饶头。

    旁边的刘荣一看刘斌的模样,一食指戳上刘斌的脑袋,三角眼一斜,埋怨的抱怨道:“看你这副怂样,给了这么个女人在面前都不敢动,怪不得三十多岁还娶不了婆娘,你怕个啥啊,以前是你娶不到,现在是别人给钱让我们这么做,你还不敢——!”

    “姑妈,我怕——!”这个地窖原来就是刘斌家冬天来储存粮食和菜的,修着房子时,那时候经济不发达,每家每户都有这个,而现在苏妍儿就被关到这里来。已经两天,地窖里有空气,有灯,有床,还有桌子,白天不开灯这光线就不亮,地面都是平整的黄泥,有点潮湿。

    “你怕什么怕,她又没有老爹子娘,我就是她娘,她消失了又没有人关心,以后你就关在这屋子里,不让她出门,这孩子一出生,你就是孩子的爹,你还害怕她到时候把你送进监狱不成,你们家两个儿子,一个媳妇都娶不上,眼看你立马就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还结不了婚,你这是要急死你姑妈我啊!若不是怕姓刘的绝后,你以为我想管着你们两兄弟——!”

    “可是,说不上为什么,我心里还是怕——!”

    每次他一靠近,苏妍儿看他的眼神,他就根本不敢。而且,他知道这样是违法的。

    “怕什么啊怕,你不知道她在外面惹了人,现在有人要收拾她,别人拿了钱叫我们这么做,就算她不从你,那外面她现在也没法待了,她就一个贱蹄子你还怕她横——!”

    刘荣将腰一叉,搁在自己的花衬衣上,气忿忿的说道。

    “我死都不会屈服的——!”

    此刻,被绑在床头散着头发的苏妍儿眼眸猩红,满满的憎恶。

    她没有想到,星期五的早上,她跟南星吵了架,出来就看见守在南星门口的刘荣,其实心里也诧异刘荣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但是,刘荣却敷衍了,将她带到一个安静的巷子,问她给刘斌在左氏集团安排工作的事儿。

    苏妍儿也知道,刘荣要的工作也不是多体面的工作,刘斌这种能力最多去做司机或者清洁工保安之类的。

    但是,她现在根本不想帮刘家做什么事儿

    刘家,她早已经该还的还了,左奕臣给的那笔钱,其实,已经成了她欠左奕臣的东西,而不是欠刘家的。

    但是,没想到随后刘荣就骂了她一顿,更没有想到的是,突然从刘荣身后出现了几个人,将她强行拖到马路边停下的一辆白色面包车上,苏妍儿大惊,却立马被东西捂了嘴,手脚了绑了起来,然后扔进了车后面,而那几个穿着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给刘荣一路上都在交代着什么,刘荣频频点头。

    随后,车里开到了这里,她就被这样稀里糊涂的扔进这地窖。

    之后,苏妍儿的噩梦,刘斌下来了,然后一直守在这里。

    在此期间,刘斌一直就在说服苏妍儿让苏妍儿嫁给自己,如果苏妍儿不同意,这辈子也只能关在这里了,而且,到时候不同意还是得同意。

    而苏妍儿一直在拒绝,也在反抗,就算绑着双手,可是一等到刘斌接近自己就全身反抗,脚踢嘴咬,最后,刘斌不仅没得逞,还给苏妍儿弄的满脸的伤。

    而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苏妍儿这几天是滴水未进,而现在身体已经虚脱了。

    “你这个死娼妇儿——”这苏妍儿不骂刚才那句话还好,一骂刘荣气的浑身都在抖。

    横眉斜眼的一把过去抓起苏妍儿的头发,她不信,她一个手腕强势的大妈还治不了一个几天都没有吃东西的死女人。

    过去一把揪起苏妍儿的头发,左右开弓就是啪啪几个大嘴巴。

    她现在最讨厌看见这张脸了,一张总想去讨有钱男人喜欢的狐媚子脸。

    “叫你脾气硬,我叫你硬,苏妍儿,这回可不是我们想治你,是你自己惹上大麻烦了,你可知道你惹的是谁,人家老爸可是那可是银行总裁,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敢跟人家真正的大小姐抢男人,现在好了,人家只用点钱就把你抓这里来了,说了,不要把你当人对待,你这种货色,给我们家侄儿做媳妇都是高攀,要是你再敢不同意,以后这张脸,哟哟,我就估计每天不能见人了,如果你还不想再吃嘴巴子,你就继续横——!”

    说完之后,狠狠拽着苏妍儿的头发一把甩下来。

    苏妍儿看过去仇视的眼神下,嘴角一抹浓血流了下来。

    小脸被刘荣刚才几个嘴巴子,打的红肿非常。

    “好好的看着,她不同意,就再饿她两天,别让她死了,这么折磨着一个月两个月,看她还不容易——!”

    刘荣一甩手,恨恨的看了眼苏妍儿,眸子里满眼厉色,对刘斌说道。

    “是的,姑妈——!”

    刘斌在这边低着头,乖乖巧巧的应着。

    刘荣没好气的轻应一声,然后转头又看了一眼苏妍儿,才从地窖口铁钉订起的梯子扶着往上。

    “同意了没——!”

    这边,一直守在地窖口一脸焦急的哥嫂子见刘荣探出了头,立即上前问道。

    而刘荣沉着脸,半天疏了一口气。

    “还没呢,还是你们家那子没出息,这么大个块头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要是有点脾性的,早就霸王硬上弓了,哪里还好言好语的劝,害的我费这些神——!”

    “我们。我们这样做,不会有事儿吧——!”想了想这事情后面的严重性,这刘荣和哥嫂子都是文盲,并没有读过几天书,但是对一些世俗发生的事儿还是有印象的,这么强制的绑架人是犯罪,要进监狱的。

    “有什么事儿——”还是刘荣一扬声说的理直气壮“这是我养女,这是我们家的家事儿,管他天王老子来了都管不着,更何况,她现在在外面惹了人,那些人我们惹得起么,只是找别人说的事儿办行了,不仅得了钱,你家还白白的捡了个漂亮媳妇,这不是两全其美,你就是平日里胆子没有,怕这怕那的,刘斌生的跟你一样的性子,若不是我还当个姑妈,你们家的这档子事儿我才懒得管——!”

    “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在一家私人创办的摄影工作室内,林美丽躺在真皮的躺椅上,翘着二郎腿,轻啜着杯子里的红酒,漫不经心的问前来的人…

    “小姐放心,绝对没有问题。”

    “那就好,我见不得那个东西,你让她离臣远一点——!”左奕臣,上次你当着你公司员工的面维护那个女人给我难堪,这次,我要把她推进深渊。

    既然你在乎她,我就毁了她。

    苏妍儿,如果你被一个土包子糟蹋了,看左奕臣还怎么看得上你,左家少奶奶,呵,就你——?

    想着,女人满意的勾起唇角,那唇上绯红是色一如杯子里绯红的液体。

    “你退下——!”

    女人慵懒的抬抬手。

    “是——!”旁边的男人听话的转身。

    苏妍儿,治你只用我一根小指头的力气。!

    “少爷,那你说的那家人我去查过,之前住的旧房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他们落户的新房子里有人,可是没有找到你说的那个女人。”

    左奕臣陷入沉思。

    难道是谁知道了苏妍儿和他的关系,抓了苏妍儿然后来向他勒索,可是,没有道理,已经三天了,如果要勒索这电话早就向他打了,除了那家人,左奕臣想不出苏妍儿还跟谁有冲突。

    苏妍儿没钱,色还勉勉强强,既然南星说是刘荣去找过她,肯定跟这个女人脱不了干系。

    左奕臣隐约记得苏妍儿跟他讲说第一次从家里在大雨中跑出来,是刘荣逼着她嫁给自己的一个堂哥。

    叫什么名字?!

    当时他听了有触动,所以有印象。

    这家人一直给左奕臣的印象都是不明朗的。

    “听着,林枫,你只去盯着那家的女主人,是个五六十来岁的老女人,我立马开车过来了——!”

    记忆里,这刘荣虽然一个老太婆,但是给左奕臣的那种感觉,一种道不明说不清的不舒服的感觉

    “可是,现在没有见着这家的女主人——!”

    林枫是左奕臣的下手,凡是有钱人,谁不黑白两道混,只是不那么鲜明罢了。

    林枫现在就站在苏家新买的三楼小别墅内,然后旁边的苏友天被强按在椅子上,吓的满额头冷汗,而林枫站在二楼的客厅里大大方方的接着电话。

    “等着,我就过来——!”

    刚挂完电话,左奕臣放在车子旁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总经理,宜兴地产的资料要您回来签批——!”电话里是宋哲行的声音。

    “行了,放在那里,等我回来再说——!”

    “可是——!”

    “叫你放下你就放下——!”

    男人的语气狂乱,恰好车转弯,急甩了个方向盘,说完就挂了电话。

    “是这条路么——!”左奕臣问着旁边的南星,南角区这路不是太熟悉。他只是照着导航来

    “是的。”

    南星在旁边坐着,转头一看左奕臣的侧脸,俊脸上已经有小颗小颗的汗珠渗出来。

    真想不到,这样的有钱有势的男人,真的会因为苏妍儿这样一个女人着急。

    刘荣从刘家往回赶,一走到新的院落里发现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细步走到二楼楼梯口,然后转身一看,客厅里十来个身体硕壮的男人,苏友天被扣在椅子上,头顶被人用一直木棍支着,动也不敢动。

    看见这一幕的刘荣立即吓傻了。

    半晌一声尖叫,满是惊慌。

    “你们是谁,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闭嘴——!”林枫一副凶狠的语气,眉心一紧

    刘荣整个身体吓的一缩,再不敢开口,双膝就软了,自己跪在地上。

    “我们等你很久了,你把少爷的女人藏哪儿了——!”

    林枫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刘荣的脸瞬间煞白。

    “你说什么女人。我。我不认识。”

    但是说不认识,声音和身体都在发抖,然后那躲闪的眼神出卖了自己。

    “你不认识?”林枫冷笑,身后十多个保镖立马围拢过来,齐齐站成一排,刘荣一看这个阵势,身体都吓软了。

    “我们少爷是左奕臣,你会不知道,他的女人,就是你的养女,苏妍儿小姐,你也不认识。?!”

    刘荣的身体吓的一软,半天愣在地上不知道如何应对。

    但是还是想着先应付过去了再说,装着不知道。

    “妍儿。妍儿。我好久都没有见她了,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我们很久很久没见了。”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发颤。

    “好久不见——?!”林枫听见这句话又冷笑了,怀揣了,一皮鞋踢在老女人的腰上,力道并不重,但是老女人毕竟上了年纪,还是吃痛的‘哎哟’的叫了一声。

    “好久不见,明明有人亲眼看见上前天的早上你去亲自找了苏小姐,而你现在跟我说没看见。你是不是要枪掏出来比在你脑袋上才说——!”

    “啊——”林枫青筋暴起,一声呵斥,随即,真的掏出来一把小型hk17手枪,随即搁在了刘荣的太阳穴上。

    “不说我一枪崩了你——!”

    “别。别。”刘荣一下子真的吓的脸色惨白,立马举起手,身体吓的瘫软在了地上。

    刘荣本来也就是个色厉内荏,欺软怕硬的,最害怕自己遭罪,一把枪比在头上,立马就是要命的事儿,她这辈子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形,吓的胆子都破了。

    这些人可怕,可是太阳穴的上这把枪更可怕。万一真的下一秒开枪了呢,她的命谁来赔。论谁都贵不过自己的命啊。

    “我说。说…”

    而旁边一直被人控制在椅子上的苏友天,听见刘荣讲出这两个字,立马脸色也变了,又急又羞,又愤又忧,他真的没有想到刘荣会干出这事儿。

    这么多年夫妻,然而,她竟然干出这样事儿。

    他本来还是一个当兵的,爱国守法,可是自己的妻子,怎么会是这样一种人。

    而林枫此刻不管其他,只是心头一喜,只管逼问着刘荣,耍弄着那支手枪。

    “说,快说,我这手枪弹壳里面的子弹可是满的,让我知道你敢乱说一句,我就先崩了你。”

    刘荣吓的连连举手“我说,我说…”

    而左奕臣的车本来已经快到了,突然手机又震动了起来。看了上面的号码是林枫,左奕臣按了接听键。

    “老大,那老太婆都招了,人藏在她兄弟的老屋里你先带人过去吧。离这里不远,地图上显示是渔区水塘附近,在一家农户的院子里的地窖内…”

    左奕臣沉吟了下。半晌。

    “好的,你自己小心—!”

    身后有警车跟了上来。

    那是之前报的警,左奕臣看了看身后,这次带头的警察他认识。

    “唰——”的一声从新打了方向盘,左奕臣立马将车子开向林枫讲的水塘附近。

    而左奕臣找到那家人,是一层贴了白色瓷砖的二层小楼,院子是用水泥铺的,很普通的农村的住宅楼。

    从地窖里抱出苏妍儿时,那刻的苏妍儿早已经昏了过去。

    看样子是被折磨了好几天。

    刘斌被左奕臣狠狠的打了几拳。

    警察在场赶紧拉住,最后将刘斌一干人拘留了。

    而南星看见被短短几天折磨的不成人样的苏妍儿又唏嘘,又自责。

    而左奕臣则抱着苏妍儿急急忙忙的进了医院。

    他的心,很痛。

    他终于,又让她受伤了,总是莫名其妙的,她受苦的时候,他都不在她身边。

    左奕臣一想到此就自责的非常。

    好在最后医院检查出来说没有大碍,只是身体虚弱。

    而左奕臣留了专门的护士来照顾苏妍儿的身体,自己想要先清醒清醒然后回了公司。

    苏妍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获救的,其实自己怎么被抓的一样稀里糊涂。

    当时挨了刘荣几个耳巴子后,她的脑袋已经不清醒,这么多天来连日的担忧,害怕自己会**,害怕很多事儿,最后体力不支的晕了过去…

    她晕的时候刘斌还在旁边守着她,所以,苏妍儿就算晕过去了潜意识里也没有安心过。

    等她醒来已经在医院了。

    住的高级病房,护士告诉她说这些都是左奕臣吩咐的。

    左奕臣,左奕臣,而苏妍儿的心终于平稳了下来,坐在病房内,心里却无端端的多了好多惆怅。

    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她的头靠在病房的床上,穿着医院的白色病服,手无助的撑在额头上,好久,两滴酸涩的眼泪掉下来。

    “总经理——!”

    同样,在左氏大厦的顶楼总经理办公室,从南角区急匆匆赶回来的左奕臣亦是一身寒气,一脸恼怒,而宋哲行战战兢兢的站在办公桌前。

    “去查——!”

    左奕臣寒着脸,一摞新的通话资料从手中砸下来。

    “去查查这些号码,都是哪些人,还有,从苏妍儿养母刘氏的账户上最近无端端多了三十万都是从哪里出来的,走什么银行流出,从谁的账户流出——!”

    显然一切是有预谋的,敢动他左奕臣的女人,就要为此付出等同的代价。

    宋哲行在旁边站着,从窗边投下来的玻光打在男人那英俊的脸侧,但是却满满的寒意,宋哲行身体吓得缩了一缩,这种气场让他想立刻退出去

    “是——!”

    他恭敬的回应了,拿了左奕臣甩下的那通话资料本离开。这通话的资料,则是从最近实施绑架的几个嫌疑人身上获取的。

    “少爷,我找人都查了这些电话号码,都是用一些公用电话打的,没什么用处,倒是那笔钱,我们疏通关系,从银行内部提取的资料,这个钱是经银行出来,而汇这笔款的人,叫郑永健,而又经进一步的查实,这郑永健是永丰地产的一个小包工头,这笔钱本来是提前预支的工程款,但是不知道怎么了,被老板指定汇入这个账户,而这个老板我们后面也查证了,叫李永辉,是前段时间跟少爷有订婚关系的林氏发展银行大小姐林美丽的舅舅——!”

    “林美丽——!”

    左奕臣咬牙切齿的三个字“是这贱女人干的——!”

    左奕臣一拳狠狠的搭在办公桌的桌面上。

    而下面汇报的人因为这吓的身子一抖。

    而左奕臣只抬头瞟了一眼,随即收敛了情绪“知道了,你出去吧——!”

    “少爷,只怕这事情不只是这样——!”

    这手下刚汇报工作的人出去,宋哲行就从办公室外面又进入了来。

    一进来,眉拧起。

    “我们一直安插在老爷子身边的眼线,有人汇报说,这件事儿,曾经山庄里的三太太曾经怂恿过林小姐,说了些话,可能这些话对后面林小姐的作为有了影响,至于她给林小姐说这些动机是什么不得知,这里还有一段当时偷录者拍下来的视频——!”

    宋哲行走过来时手中拿着一卷黑色的录像带。

    而左奕臣一愣,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难道这件事儿背后还有东西隐藏,好玩,这可真的是好玩。

    而宋哲行拿出来的录音带里播放的则是那晚彭玉慧在大门外跟林美丽的对话。

    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事儿留着的阴影,因为对某些事儿的警觉,家产财产相争,彭玉慧在老爷子身边安插满了自己的眼线,而左奕臣亦有,山庄里亦是有他安插的棋子,否则,不知道山庄里的情形,不知道老爷子身边近身情况,这场仗要如何打。

    带子放进播放机里缓缓的播放着,因为当时的环境很静,对话变听的清清楚楚,连林美丽吸烟的抽气声都能听得见

    而听那卷带子时,宋哲行的眉一直皱着“显然,三太太的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对付苏小姐,苏小姐也只是一颗棋子而已,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伤害少爷现在最在意的人,然后让少爷心痛了去跟林小姐发生冲突,最后间接的就跟老爷子反抗了这门婚事儿,老爷子本来就因为订婚的事儿对少爷不满,到时候,一气之下逐出左氏都是有的——!”

    左奕臣听后一个瘫软,躺在真皮座椅里拍了拍头,他承认宋哲行分析的都对。

    而他刚才,也的确把火都移到林美丽身上去了。

    他倒不怕跟老爷子鱼死网破什么的,放苏妍儿退一步不说,老爷子欠他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多到将整个左氏拿给他左奕臣心里由嫌不足。

    他心里的恨,不仅仅是钱能够抵消的。

    更何况,老爷子却一直将以后的左氏继承人的位置一直在钟情左奕翊。

    呵,就左奕翊这么一个花花公子,能成这么事儿。

    且不说他不能起来,就算真的够头脑,能把左氏担起来,那又如何。

    终究,他也会把他压下去。

    左氏继承人的位置,他势在必得。

    如此,彭玉慧如此的心急,那他就先送一份大礼。

    “哲行,你去,找一个人,左奕翊身边一直的那个当红的影星莉娜。”

    “少爷指的人是指——!?”宋哲行都懵了,那个女人,跟左奕翊一直传出绯闻的电影明星。

    左奕臣手搁在办公桌上,莞尔一笑,笑的高深莫测,看了宋哲行一眼,轻声解释道

    “那是我的人——!”

    宋哲行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嘴巴里张成一个‘o’型,一直以左奕翊的情妇自居的影星莉娜居然是左奕臣安排去故意亲近的。?!

    想到这,他有些不能置信。

    但是后面想想,这也有迹可循,左奕翊一直频频被媒体曝光花边新闻,使得形象在老爷子心中一再的打折扣。

    但是却不想这一切却是左奕臣暗中所为。

    这两兄弟,到底谁比谁更有城府啊。

    第二天,江安市的满城媒体刊登了左家三少的酒店半**床照,还有在夜店各种与女星暧昧的图片,黑色大字曝光,网络新闻的头条,不仅震动了当时的整个江安市的政界,娱乐圈,连国外的媒体报纸也上了。

    左氏集团在当时的股市行情上市价一跌再跌。

    老爷子差点被气晕过去。

    而原本想要跟左家联姻的打算将自家女儿嫁过来跟左奕翊订婚的钱江的第一造船工厂,钱江商业龙头兴嘉集团董事长上官林,也羞愤的撤销了订婚,并且在电话里大骂左老爷子一番,说不守诚信,竟让自己的闺女嫁这种渣男。

    老爷子无言以对,只能默默接受。

    因为左奕翊使左氏商业集团的形象大大受损,左氏股东联名立即解除左奕翊的副总经理的职位。

    而老爷子也不得不点头同意。

    而一时间,没有时间去追查这些照片为什么会流出。

    彭玉慧满盘的算计,付出了半身的心血毁于一旦,已经连日数日哭晕过去,都没法出门见人。

    “你要我做的事儿我都替你办好了,我要的东西你可给我准备好了——!”

    在公司内部一间隐秘的办公室,莉娜依然穿着那一身昂贵的皮裙,婀娜多姿的过来,坐在面前英俊男人办公桌的对面。

    “当然——”

    左奕臣微微勾了勾唇。从自己面前的办公抽屉里,拿出一封白色在信封扔在莉娜面前

    “这些都足够你下半辈子吃香喝辣的一辈子了。”

    莉娜将信封优雅的拿过来,细心检查着里面的支票。

    而左奕臣笑,从白色的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来,点燃,慢悠悠的吸。

    “你干的很好,左奕翊并不是一个没有戒心的人,可是你的一举一动并没有引起他的怀疑,这些年你在他身边,应该也吃了不少苦头吧——!”

    左奕臣修长的俊眼一挑,慢悠悠的吐出一口烟。

    莉娜立马抬头,凤眼略睁,话中有话道:“你们这些男人,本来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说着,娇媚的抬起纤细的手指,将支票收进自己的皮包里,抬起修长的双腿,就转身——

    而左奕臣倒是不介意的笑。

    一面缓缓的抽烟。

    苏妍儿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透过白色明亮的玻璃,脸上的肤色惨白的跟那玻璃的色一样。

    她偏过头,从此处的角度朝外面看,在起风,窗外的银杏叶一片一片的往下落。

    她的心很空。

    看着窗外那一大片翠绿的草地,有孩子草坪上穿着白色的球鞋踢足球。

    她看着看着,竟然有些呆了。

    外面的新闻太轰动,就算躺在病床上的她依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心里,也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些东西。

    可是,她心里却无端的想他。

    已经过了两天了,他还没有来看她。

    正想着,病房的门忽然从外面打开,一个穿着护士装的护士进来,恭敬的行礼

    “苏小姐,有人来看你了。!”

    苏妍儿一转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束花。

    瞬间,她的眼眶就微微的湿润了。

    “哭什么呢——!”左奕臣走过去,轻轻的爱怜的吻着她的额头“我已经来了不是么…”

    “你混蛋。每次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我身边。”

    抱着他身体的苏妍儿却哭的梨花带雨。

    “没事儿,有我在呢,什么都不要怕,好么。妍儿。”他情深款款的蹲下,捧起她的脸。

    而惊吓过后,如同做了一场噩梦的苏妍儿,反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题外话------

    …。起码纠结了十来天,最后拿出来的结局…觉得不好,但是真的尽力了…续章在番外里慢慢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