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YY小说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罗杰番罗外10

    YY小说网 www.shuyy.com,最快更新兽人之流氓攻最新章节!

    ()    “你在说什么呢,罗杰?”安布很想当这是个玩笑,他是想笑来着,但嘴唇动了动,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请使用没有广告哦)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安布,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生了什么事,我不清楚难道你也忘了吗?”感觉到安布想抽手,罗杰按住他,满脑子都是,一直以来,凭什么只有自己难以抉择,痛苦挣扎,就是下地狱他也要带着眼前的这个人一起,他变本加厉地露出一个怀念的笑容,接着说道:“孩子在这里待了三个多月,你不知道他有多乖,他很乖,即使翻身,也是轻轻的……”

    “我不相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他认识的那个罗杰,即使待人冷淡点,但绝对不是冷漠到没有感情。

    “我打掉他的时候,他一直不肯出来的,我喝了两倍的药量,当时很疼,血流了很多,可惜你们都不在家……”

    “别说,别说了,罗杰。”安布脸色惨白,左手握着的骨刀刺破了掌心,血流进已经雕好的纹路里,那些曾经的场景愈鲜明起来,他不想听下去,那个是他们的孩子,他一点不想听了。

    “他还没长成,血肉模糊的一团,我也不知道他是小雌性还是个小兽人……”看到安布这么悲痛,罗杰突然间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安布可以骗他怀孕生孩子,自己为什么不能骗他孩子没了,心底有个声音子在提醒他,他到底在干什么,这么伤害安布又有什么用呢,可嘴巴就是控制不住说出这些刺人心肺的话。

    “孩子呢,罗杰?你把他放什么地方吗?至少让我看一眼。”那是他没有机会看这个世界的一眼的宝宝,那个宝宝在他身边三个多月,他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以前那双浅翡翠色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总是温暖而欣喜的,但现在什么也没了,他别开脸,不想再看下去,即使心口疼的想要炸开,出口的话依然平淡如常:“我裹了块小兽皮,扔到草原上的河边了。”

    安布再没说一句话,看他一眼,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安布走后,罗杰摸摸自己的小腹,喃喃道:“宝宝,爸爸是个坏人是不是,这么欺负你阿爹,明明知道他多么喜欢宝宝,爸爸还骗他,可爸爸心里难受谁有知道呢,他们只会想着留下爸爸。”去留的选择,突然现怀孕的焦躁不安,逼得他几近疯,他的性子本就沉闷,做不出那种大吵大闹的事情,找不到宣泄口,就只能憋着,一日比一日更加沉重,今天安布提到仪式,提到孩子,一直憋在胸口的那些东西突然就这么爆了,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阿么,你怎么哭了?”熙雅从外面玩耍回来,四只小爪子黑糊糊的都是泥巴,他跳上罗杰的膝盖,伸出小舌头舔舔罗杰一脸的泪水。

    “熙雅,别动,让爸爸抱会。”罗杰的脸埋进熙雅脑袋上的绒毛里。

    “哦。”熙雅老实地待在阿么的怀里,只觉得头顶上湿湿热热的。

    当天晚上安布没有回来,第二天,第三天也没有,直到第四天夜里才回来的,罗杰这几天担心地一直无法入睡,实在熬不住了,刚迷糊,就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安布?”安森和安洛好像找过安布,具体说了什么,罗杰不知道,但之后安森和安洛就带人围猎去了。

    “别怕,是我,罗杰。”安布坐下来,但没靠近罗杰。

    “你去哪了?”宣泄过后,罗杰的情绪也稳定多了,他在考虑是不是告诉安布实话,宝宝还在他肚子里呢,没事。

    “我找到那个孩子了。”安布的声音在黑暗里很平静,平静的有些奇怪。

    “什么?你怎么可能找到?”

    “是啊,找不到了,草原上的野兽太多了,都这么多天了,怎么能找到,不过我找到那块兽皮,上面有你的血迹。”他不会认错的。

    罗杰明白了,兽人经常靠气味辨别东西,他前几天忧虑过度,是有些小产迹象,下面出了些血,他怕安森他们觉察,就扔到屋后的溪流里去了,不会这么巧被安布在河边捡到?

    “那是……”罗杰想解释,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罗杰,你说我们这么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吗?”这几天,他想了很多,说这话,不是赌气,只是突然明白了一件事,罗杰回去的决心谁也不能改变,去年秋天,他见到过罗杰毅然决然的抛弃熙雅,任凭熙雅懵懵懂懂地追在后面说等爸爸回来,罗杰还是头也不会地走了,他以为自己可以,那一夜过后隐瞒罗杰,未尝没有一点点私心,想再有个孩子可以留住罗杰,可现在他现自己错了,为了能回去,罗杰可以亲手打掉三个多月的孩子,那他又算得了什么呢,想明白这一切,悲凉和痛苦是无可避免的,但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既然罗杰最大的愿望是离开,自己已然无法阻止,那喜欢他的最好方式就是帮他离开,免除他的后顾之忧了。第一个离开的是宝宝,那第二个离开的就是他了,没有了他们,罗杰应该走的更自在点。

    “你是什么意思?”没有了孩子,他们连在一起的必要都没了吗?难道他唯一的作用就是给他们生孩子吗?兽人部落果然足够重视后代繁衍,一旦不想生孩子,被抛弃地真快。

    “你想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即使这么做,对不起安森哥哥和安洛,他还是会做的。

    “我不需要,你滚。”毯子底下,罗杰蜷缩起来用力地捂住肚子,孩子一直在动,很难受。

    “我今晚不在这里睡了,朱希那边还有事,明早我就去围猎,就不过来了。”安布见他缩成那么小小的一团,很想像以往那样抱在怀里安慰他,但他脚步停顿了一下,最终选择关门离开,既然选择了放他走,就不该留恋了。

    那天晚上,安布并没有去朱希家里,他回到了自己家,和阿爹阿么一起住过的房子,小巷子口的第一家,院子里种了一棵樱桃树,房子一直没人住,即使经常打扫,还是落了薄薄的一层灰,房子维持着阿爹和阿么还在世的摆设,阿么也是阿爹在外面捡回来的雌性,有一双豹族很少见面的翡翠色眸子,人很温柔,做的饭菜也好吃,他们一家人在院子里吃饭,小时候樱桃熟了,阿爹会把他扛在肩头摘樱桃,阿么在旁边接着。

    去年冬天他和罗杰还来加了草围子,樱桃树可以活很多年,他本来盼望着将来有一天也可以扛着自己的宝宝摘樱桃的。

    阿么随着阿爹走了,他把所有生活的希望都寄托在罗杰身上,他一直找一直找,终于找到了,可罗杰现在也不要他了。

    他挖了坑,将那块找回来的兽皮埋在樱桃树下,低声道:“宝宝,即使你阿么走了,阿爹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安布靠着樱桃树坐了一夜,见天已经白了,打水洗了把脸。听到隔壁朱希家好像出事了,打开门过去看看,锦葵死后,朱希就搬回来原来的家,和他家紧挨着,只有一墙之隔。

    “朱希怎么了?这是?”安布正好看到朱希阿么领着青乔医师出房门。

    朱希阿么看看安布,摇摇头叹口气,说道:“朱希有孕了,已经两个多月了。”

    “是锦葵的孩子,什么时候现的?”安布问道。

    “就这几天的事情。”如果锦葵还在,这一定是个喜事,但现在锦葵人都走了,留下个孩子,朱希再找个伴侣,人家就不一定疼这个孩子了。

    青乔医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朱希阿么要做早饭,安布就送青乔出门,顺便去青乔医师那里替朱希拿点细乳果之类的东西。

    “对了,罗杰好多天没来我这里了,他现在有孕在身,你们可要好好地照顾他,这些细乳果,我包两份,你一包给朱希,另一包带给罗杰。”虽然他们的关系还没公开,但青乔医师可是知情的。

    安布脸色一僵,开口道:“不用了,青乔医师,罗杰不需要这个。”

    青乔医师停下手中的活,转头看他,看他眼眶还泛红,就问道:“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年轻人火气就是大,但怀孕的雌性很辛苦,脾气是会暴躁,经常起伏不定的,你要体谅他,他肚子里可是你们的孩子。”

    安布情愿罗杰和自己吵,起码知道他在想什么,起码知道生了什么事。不像现在,罗杰不吵不闹,却偷偷地把孩子打掉了。

    “有什么补身体的药吗?”打掉了孩子,罗杰的身子现在也虚。

    “给罗杰吃吗?他现在有孕,别乱补,多做点好吃的给他就行。”青乔医师以为安布想开了,就没再这个话题上继续。

    安布也没说,部落里除非很特殊的情况,一般没人打掉自己的孩子,他也不想给罗杰惹麻烦,以后再找个借口圆过去,两包细乳果都给了朱希,还是忍不住去看了罗杰,罗杰还在睡着,他像第一天来的时候一样,做了最后一顿早饭。

    这次的围猎,安布的勇猛得到了很多族人的认可,不管见到什么凶禽猛兽,他都不要命一样冲在最前面,吓得安森和安洛都无心打猎,时刻准备着冲到他身边帮忙,中间遇到一大群剑齿兽,大家打得很辛苦,多亏安布勇敢地猎杀了它们的领,那群剑齿兽才散了,安布救了很多人的命,但他自己也受了伤,开始大家还不知道,因为安布和他们一样是自己飞回来的,还背负了不少猎物,可一回到家就支撑不住了。

    安森和安洛见安布坚持回自己家,跟着过来是劝他两句,没想到他们说话呢,安布直接晕了过去,请了药师来看,才现身上大大小小那么多伤,好在天凉,伤口没溃烂,上过药后就睡着了,朱希他们送了午饭过来。

    “我留下来看着他,你回家带罗杰过来看看。”安森说道,他知道安布的异常肯定和罗杰有关,尽管两个人都不说。

    安洛答应一声出去了。

    *

    “罗杰,你……”安洛一回到家就看到罗杰穿着怀着熙雅时特地做的宽松衣衫,那小腹处虽还不是很明显,但这个样子怀孕是无疑的,他们走之前,还没看出来,这才不到一个月,都显怀了。

    “宝宝多久了,罗杰。”安洛很兴奋,轻轻贴上去听了听动静。

    罗杰掀了掀唇角,说道:“四个多月了。”

    “四个多月?”安洛算了算,笑道:“那应该是安布哥哥的孩子,我们正好过去和他说这个好消息。他听到一定能立刻从床上跳起来。”

    罗杰拉住他,说道:“安洛,别告诉他。”

    “为什么?这是多好的事。”安洛不明白,罗杰怎么看起来一点不开心。

    “不为什么,你们如果告诉安布,我就立刻打掉这个孩子。”罗杰淡淡道,他不想没尊严到那个地步,人家明明都说过不要他了,他还要靠孩子拴住一个男人。

    “行行行,我不说。”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罗杰的性子他也是多少知道一些的,说到做到,他不想罗杰一时冲动把孩子打掉,“罗杰,安布哥哥受伤了,你去看看。”

    “不用了,有你和安森在身边照顾就行。”受伤了也不愿意回到这里,已经说明了一切,散了就散了,今天不散,改天他走了,还是要散的,现在只希望肚子里这个是雌性,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带走了,毕竟这个世界的雌性和现代的男人在外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不像熙雅,是个兽人,他不能带到现代去。

    安布的伤养了两个多月才渐渐好起来,原本在家里的东西也是安森和安洛帮着收拾过去的,他自己没回来过。

    罗杰的肚子已经六个多月了,鼓鼓的,很明显,藏都藏不住了,不过罗杰一向深入简出,加上他这次刻意回避人,所以知道的人根本没几个。

    安布生病期间,朱希经常在旁边照顾着,安布病好了不久,两人确定了关系,很快就要举行仪式,部落里的人见过安布扶着朱希出来散步,有经验的雌性看朱希的肚子也有四个月不少了,有了先前的传闻,再看现在安布的重视,那肚子里绝对就是安布的孩子没错了。

    安布和朱希的仪式选在初夏的一天举行的,正是下来樱桃的季节,树上红彤彤的一片,部落里的很多小孩子都在树下围着转来转去,安布在树下为了一圈篱笆。

    “他们吃就吃,树上多着呢。”朱希以为安布不舍得。

    “我给他们摘了很多呢,怕小孩子们上树摔着。”他的宝宝睡在树下呢,踩着他该怎么办呢。

    安洛几次想张嘴,他知道过了今天,说什么都晚了,这是最后的机会,安布哥哥如果知道罗杰怀了他的孩子,一定不会和朱希举行仪式的,他们都知道朱希肚子是锦葵的孩子,罗杰肚子里的才是安布哥哥的。

    “你忘了来这里之前罗杰说过什么了?”安森拉住他。

    安洛打个寒颤,没忘,所以不敢开口,送他们出门前,罗杰手里就攥着割腕的那把刀子,他说只要他们敢和安布说一句,他就立刻刺下去,一尸两命,安洛更记得当年罗杰浑身是血的样子。

    “你回去陪罗杰,这边的事情一了,我就回去。”

    安洛一推门,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和熙雅的哭声,他的心跳几乎停止,“罗杰,你怎么了?罗杰?”

    “我肚子很疼,安洛,安洛,肚子疼。”罗杰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沁透了,冰冰的,嘴唇上也是血迹斑斑,裤子上的血更多。

    “是不是宝宝快出来了,罗杰?”有了熙雅的经验在先,安洛不难判断,他忙着给罗杰脱衣服,对旁边的熙雅说:“熙雅,乖,去隔壁喊苏瑞叔叔过来。”

    苏瑞去请了青乔医师,安森也回来了,足足折腾了一夜,孩子还是出不来。罗杰已经几次昏死过去。

    “难产。”青乔擦擦头上的汗,无奈地下了结论。

    “难产会怎么样?”安森抱着罗杰的上半身,红着眼睛问道。

    “好的话,能保住一个,弄不好,最后一个也保不住。”以前也遇到过这种事情,能留下一个就算是好的。

    “阿么会死的。”熙雅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滚出来,推推一动不动的阿么。

    “别闹,熙雅,自己出去玩,阿么在给你生个弟弟呢。”安洛怕熙雅捣乱,抱着他放在外屋。

    “啊……”

    “罗杰,你再坚持一下。”

    “罗杰,宝宝就快出来了,,罗杰,不要睡着了。”

    “阿么……”熙雅趴在门缝上,看青乔医师在压阿么的肚子,阿么看着很难受,他要去找安布叔叔,以前安布叔叔哄阿么,阿么就一定会笑的。

    安布起床后正在打扫院子,昨天闹了一整天,院子里乱糟糟的。朱希洗了抹布准备擦桌子。

    “放着,待会我来,你现在有身子,别乱动。”安布扶她坐下。

    “才五个多月呢,看你担心的。”朱希心里甜蜜,笑瞥他一眼,这个人他渴望已久,本以为这辈子没指望了,没想到转了个大圈子,他们还能在一起,至于罗杰,安布不说,他永远不会问,只要这个人在他身边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安布笑了笑,拾起扫把继续清扫院子,他也没什么过多要求,一直以来就想这么平平静静的过日子,有个伴侣,有个孩子,自己会努力地宠爱着他们,让他们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这就足够了,虽然现在换了个人,但朱希是自己幼时玩伴,自己也不讨厌,锦葵的孩子即将出生,他会替锦葵养大,也会疼他,一切很正常,没什么不好,可心里为什么这么空呢。

    “咣咣咣”的撞门声打断了安布的思绪。

    “宝宝,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安布一开门,现用头撞门的竟然是熙雅,这大早上的一脸泪水是怎么了?

    “安布叔叔,阿么快死了,你快去哄哄他。”

    “罗杰他……”安布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

    “阿么在生弟弟,快要死了,安布叔叔快去。”

    安布已经无法静下来思考罗杰为什么会在生孩子,他只知道罗杰出事了,他抱起熙雅,来不及和朱希打招呼就跑了出去。

    “安布……”朱希在后面喊了一声,安布没回头。

    *

    “罗杰……”看清屋里的情形,安布直接冲到床前。

    罗杰昏沉中,听到安布的声音,向他伸出手,语气微弱道:“安布,安布,疼……”

    安布攥住他的手,不停回答道:“我在呢,我在这里啊,罗杰,你别放弃,我在这里呢。”

    罗杰从剧痛中勉强拉回一份神智,看清楚眼前的人,所有的回忆扑面而来,他想起来了,这个人现在已经是别人的伴侣,不再是他的黑豹子了,“你走,你走,安布……走……”

    安布亲着他手指,说道:“罗杰,你别和我生气,我知道错了,你让我陪你,至少现在不要赶我走。”

    罗杰扭开脸,对安森断断续续说道:“安森,让他……走,要不然……我……我不……不生了。”说完他真的不肯再用力。

    青乔医师不知道他们之间生了什么事,打从知道安布和朱希决定举行仪式,他就觉得奇怪,看今天的情形,问题还不简单,但现在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时候,现在最关键的是尽快让孩子出来。

    “安布,你先出去,你在这里,罗杰状态很不好。”青乔医师先开口。

    “青乔医师,你让我陪着他,这是我和罗杰的孩子啊。”

    “安布,你听青乔医师的话。”安森难得严厉地喝止他,实在他感觉罗杰的身子越来越软,力气慢慢在流失。

    “好,罗杰,我出去,我在外面等着。”安布擦擦眼泪,他知道这是罗杰给他的惩罚,他也确实该罚,怎么就轻易相信了罗杰的气话。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吼,又勤奋了一把,继续回去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YY小说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